《使靈契約》[使靈契約] - 第4章 古靈精怪小蘿莉

昨夜事件後的第二天

新普高中中學部

高二五班

一下子少了6人,整個班裡陷入一種悲傷的氣氛中。

真璃千羽因身體不適請了一天假,所以今天沒來,而搞事三人組、賈川以及向忘川都沒來上學,這就令人不得不去猜疑,那幾人沒來上學的原因是否都與昨夜的事件有關。

不過很快,作為班主任的賴老師就出來向大家解釋。

首先是那搞事三人,因為被向忘川昨夜那一嚇,他們仨被嚇得不敢來學校了,現在他們監護人還在和班主任賴老師在商談,要不要給他們來一記電療,讓他們重新找回自信。

其次是向忘川,他請了半個月的假,原因是身體不舒服,看着一臉憔悴模樣的向忘川,賴老師就覺得這娃一個人也挺可憐的,也沒想什麼就批准了,並叮囑他一定要記得去看醫生。

……

最後是賈川……

他是真的消失了,就像人間蒸發了那樣,突然就消失了。

他的消失就像個謎團,沒人知道他去了哪兒,好好的一個人,自從昨夜的事件之後突然就不見了,這不禁令人不去猜疑。

雖然已經猜到了某個遺憾的結果,但為了不會引發更麻煩的事件衍生,校方對於賈川消失的事情選擇了隱瞞,以他已經轉學的虛假信息,讓賴老師公佈於高二五班眾人等。

……

一聲吃疼的震響從向忘川卧室里傳出。

向忘川像條泥鰍一樣躺在床上不停地扭曲翻滾着,被疼痛折磨了一宿沒睡的他,眼皮下也有很濃的黑眼圈,閉着眼睛,齜牙咧嘴的連連叫苦:「疼疼疼,嘶~這戰鬥留下的後勁還真猛……」

彼岸姬坐在向忘川床邊,假裝似的連連搖頭,用憂傷的眼神心疼地看着他,「瞧瞧這條小可憐蟲掙扎的模樣喲,真叫人心疼,要是早和我簽訂契約的話,哪還用受這等折磨喲!」

向忘川十分的憋屈別過臉,很氣也很無奈,想懟但是別人也沒說錯,但還是倔強的心裏罵了一句:「這毒婆子,還真能說啊……」

見向忘川不理睬,彼岸姬也不生氣反而唇角上揚勾起一抹蠱惑似笑容,雙手一緊掌心出現紅焰,手再一放紅焰散去,右手變出一把手術刀,左手變出一張像是某種協議的羊皮紙書。

放低身子附在他耳邊,那如惡魔般的低語在向忘川耳畔響起,「乖誒~~來把它簽了,簽完它你就是我的人了,嘿嘿~」

說著右手的手術刀在向忘川身前不斷地比劃。

忍着疼痛,向忘川整個人與彼岸姬拉開距離,撐起身子倚靠在床頭,此刻的他表情嚴肅,眼神堅毅,態度堅決,深邃的目光注視着面前的彼岸姬,說出一句流利的日語:「だが ことわる!」

彼岸姬的笑容在消失…

彼岸姬的表情在逐漸凝固……

彼岸姬的臉色在逐漸僵硬…………

握手術刀的那隻手在不停顫抖,隱約還能看到暴起的青筋——咔嚓一聲脆響,那手術刀被折斷,彼岸姬眼角連續抽動了幾下,露出十分僵硬還很勉強的笑容,「乖~~就簽一下,好處多多喲!」

「容我拒絕!」向忘川態度堅決。

彼岸姬頭上青筋暴起,加重語氣又說道:「就簽一下,又不會少塊兒肉……」

「我拒絕!」向忘川態度強硬,一點兒都不帶慫的。

「切~倔人!」一聲怨喝,彼岸姬坐起身,手中的契約書也隨手一扔,拗氣似的甩了甩自己的紅絲紗衣袖,化作紅色光點遁入虛空的裂縫。

……

時間轉眼步入中午。

身體不那麼疼了,向忘川就從床上坐起,因為徹夜未眠,全身酸痛,再加上飢餓難耐,層層buff重疊之下,導致他連正常的站起身都有些困難。

嘗試了好幾次才勉強站起來。

扶着牆壁,向忘川走出了卧室。

渾身酸疼得厲害,走路都一瘸一拐的。

好不容易走進廚房,伸手打開冰箱門一看…

嘶,完全可以說是一覽無餘。

就剩兩根黃瓜了……

「點外賣吧,我這囧樣子也出不了門啊……」

向忘川點了一份炒飯,然後就躺在了沙發上,等外賣送來。

……

沒過多久就聽到了敲門聲。

「向先生,你外賣到了!」

「放門口就行!」

向忘川想啊:「開什麼玩笑,要是被人看到我這幅半死不活的模樣,這不鬧笑話嗎!」

聽到門外踏踏踏的下樓聲,可以斷定那人已經下樓了,向忘川從沙發上艱難爬起,扶着牆面來到門口,打開門。

呃,這……

小小隻的身影蹲在門外在那兒品嘗着向忘川點的外賣。

誰家的小孩兒啊,這是?

「小孩兒,你怎麼可以隨便亂吃別人的東西呢?」向忘川有些生氣的對那偷吃外賣的小賊小聲吼道。

那小小隻的身影聽到吼聲,嬌小的身軀一個激靈,哆哆嗦嗦的緩慢轉過頭來。

是一隻蘿莉!

呃,還是一隻粉雕玉琢的萌噠噠的小蘿莉!

小蘿莉穿着以淡藍色與白色為主調的洋裝連衣裙,白色半透明短襪子包裹着玲瓏小腳丫,黑色帶扣小皮鞋也一塵不染。

一身乾乾淨淨,也不像窮人家的孩子。

但是,她為什麼要吃我外賣?

小蘿莉被剛剛那一聲吼,嚇得兩眼泛着淚光,那模樣宛若一隻受到驚嚇的小兔子,可憐巴巴的看着向忘川。

向忘川亮出食指,一字一頓的說,手指也跟着語調的節奏左右擺動,「少·來·這·套!」

「切誒——」見屢試不爽的撒嬌大法沒用,小蘿莉立馬變了模樣,一副被抓個現行,還一臉不服氣的模樣。

「問你話呢,你誰啊,跑別人家門口偷吃別人外賣,告訴你哦,你這樣我是會打電話讓**叔叔來抓你的喲!」

小蘿莉擦乾了眼淚,撅起小嘴,完全一副愛答不理的樣子。

向忘川強壓着怒氣,平復情緒,強撐着酸疼的身子半蹲下身,平視着那小蘿莉,然後露出淡淡笑容,聲音平緩的問:「你家住哪裡呀!你告訴哥哥好不好,我送你回家!」

小蘿莉叉着手,側過身斜着眼瞥向向忘川,態度極其囂張的回道:「大叔能別笑嗎?怪噁心的!」

這廝,一點兒也不可愛!

向忘川咬着牙齒。

不行,得報警!

想着,直起身就從兜里拿出手機。

手機屏幕有點兒碎,反正功能正常也不影響,就不管了,湊合著用。

見向忘川拿着手機,在那兒搗鼓什麼,小蘿莉臉色一下子變了,立馬又變回那個擔驚受怕,人畜無害的模樣。

「別,別報警!說,我說!我都說!」小蘿莉慌了。

向忘川停下手上動作,放下手機,雙手放在背後,居高臨下的看着她。

「說吧!」

小蘿莉扭扭捏捏的,手不自覺的玩着裙子,「我叫申泠兒,11歲,家住東陽街梧桐巷18號,就讀於新普小學,六年級。」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