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叔萬萬歲》[師叔萬萬歲] - 第八章:請神容易、送神難

李慕白第一個聯想到的就是「靈氣」:如果女鬼是在吸食壯漢的魂魄,那麼就不是臉色蒼白這麼簡單,估計早已神智不清,瘋瘋癲癲了。至於為何會吸人靈氣,還能回饋給自己,他就無從得知了,眼下唯一能做的就是穩住壯漢,盡量的拖延時間,只有這樣才能利益最大化。

看着李慕白在原地發愣,瘦子很是不解:這臭小子為何還不走,剛才還怕得要死,現在卻是一副若無其事的樣子,難道是想耍什麼小把戲?

「小子、你為何還不走?」

被對方這麼一問,李慕白覺得很可笑,誰願意錯過這次千載難逢的機緣?不將你二人吸干,難解我心頭之恨。

下一秒,李慕白如同戲精附體,可憐巴巴的傻站原地,兩眼淚光湧現,一副相見恨晚的模樣。

「兩位大哥,相逢即是有緣,我三人一見如故,不如在此結為異姓兄弟?」

「嗯……?」

瘦子聽的一愣一愣的,這小子嘴臉變得可真快,莫非是在拖延時間等待援手?

瘦子下意識的朝四周看去,內心隱隱不安,總覺得有什麼事情要發生。

「砰!」

虛弱的壯漢兩腿發軟,直接跪在了地上,此時他面容略顯憔悴,盡顯疲憊之色,魁梧的身軀微微輕顫,晃了晃有些昏沉的腦袋,吃力的說道;「老大、快來扶我一把,真是活見鬼了,渾身上下虛弱無力,不會是昨夜折騰太久,被那幾個娘兒們給抽空了吧?」

瘦子一個箭步來到他的身旁,一臉擔憂的問道:「老二、你這是怎麼了?」

「我也不知道這是怎麼了,體內的靈氣正在飛快流逝。」

「什麼?」

瘦子一臉驚恐,能讓靈氣消失,除非吞服藥液方能閉合丹田,又或者強者出手破壞或封印丹田,而這種平白無故靈氣突然消失的事情,聞所聞所。

他很清楚自家兄弟的身體狀況,根本就沒有任何的毛病,就算一夜戰十娘也能越戰越勇,如果是這少年耍陰招?那未免也太可怕了,對方還只是個凡人。

滿腦子的疑問讓瘦子百思不得其解,然而下一刻、女鬼將手從壯漢的身體中拿了出來,伸進了他的丹田中。

眼前激動人心的一幕,讓李慕白激動不已,正如他所想,女鬼吸取的東西就是靈氣,而真正的受益者就是自己,真是天助我也,不但有烏鴉神獸相伴,還有吸取靈氣鬼姑娘相伴,這輩子想不無敵都難。

「你到底對他做了什麼?」

聽到對方詢問自己,李慕白露出一副人畜無害的模樣,將對方那吃人的眼神給忽視,打趣的說道。

「大哥、瞧你這話說的,什麼叫我對他做了什麼,這不是誣陷人嗎,更何況我也沒那個實力,更沒那個膽兒,你說對不對?」

瘦子也知道這個道理,但總感覺事情沒這麼簡單,到底哪裡出了問題他也說不上來。這少年兩眼無神,雙腳無力,渾身上下沒有半點靈氣波動,分明就是凡人一個,就算給他十個膽兒,也不敢胡亂放肆。難道是那隻肩上的烏鴉,帶來的霉運?

越想越覺得不對,瘦子臉色驟變,急忙擺手驅趕,「帶上你的東西快滾,別讓我再看見你。」

李慕白嘴角露出一抹冷笑:離開?笑話,請神容易送神難這個道理不懂?好不容易逮到修鍊的機會,豈會輕易放棄?於是一臉誠懇的說道。

「大哥、我還是留下吧,我打小就精通醫術,或許能幫上一二。」

瘦子立馬察覺到了不對,雙眼微眯,殺氣浮現。

「果然是你小子在作祟,你不走是吧?那就永遠留在這裡吧。」

瘦子腳下一踏,身體騰空而起,手握摺扇俯衝而來。

眼看對方殺來,李慕白哪裡還敢逗留,拔腿就跑,圍繞着空地不斷變換路線,還不忘回頭來查看身後情況,他在等、等瘦子虛弱的那一刻。

有靈氣的加持,李慕白的奔跑速度不是凡人能及,而且幾圈下來臉不紅氣不喘,就算來一次馬拉松比賽,也能遊刃有餘。

狂追不舍的瘦子叫苦連連,這少年分明就是凡人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