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合院:鬼探》[四合院:鬼探] - 第3章 追查(2)

「說說吧,你跟她的故事!」

「本來,我從第一眼在惠康診所看見劉靜,就被她的漂亮吸引,發誓要娶她,後來我們發展的也正如想像中的那樣,但同時我也發現了她的病史,當時我也沒有任何猶豫,我有個叔叔在抑鬱的醫療領域頗有名氣,我就將我叔叔介紹給劉靜,劉靜也欣然接受治療……。」

王德松喝了一口水,繼續說道:「而我的噩夢也就是從這個時候開始了,劉靜經過幾次治療後突然不願意見我了,我們開始爭吵,甚至說到了分手。於是我去找我叔叔,他說這是病人吃藥後的正常反應,我也沒多想,以為事情就這麼過去了。有一天,我給劉靜打電話,她就是不接,我怕她出事,就到處找她,最後我去了我叔叔的醫院,透過狹窄的門縫,我看看叔叔正在給劉靜穿衣服。霎時間我都明白了,我害了劉靜,我害死了劉靜……。」

林宇捏了捏拳頭問道:「那為什麼第一次詢問筆錄你為什麼不說?」

「他畢竟是我叔叔,而且送了這間鋪子給我,我,良心上過不去,劉靜的影子每天都在我腦海揮之不去,我每天都讓自己累得半死,回去還能睡着……。」

「良心?!你的良心都被狗吃了,後來,也是你叔叔叫你約劉靜去的公園吧?」

王德松愧疚地說道:「是的,我對劉靜說去楊桃公園最後談一次,沒想到她竟然自殺了。我,我……。」

林宇見王德松目光躲閃,不敢與他對視,心裏冷笑「還是有所隱瞞,但今天已經觸及他的內心,肯定他會有所行動。」

「好吧,王先生,我們今天就到這裡,謝謝你的配合。」說罷,起身告辭,王德松也起身跟林宇握了握手,林宇感到王德松的手冰涼。

回到所里,林宇趕緊讓陳溪找到了王德松本地住址。

「陳美女,晚上不能請你吃飯了,我有點急事,韓非陪你去怎樣?他欠我一頓飯呢。」林宇笑道。

「林宇,你可記住了啊,下次可不要再來找我了,我可告訴你,想請本小姐吃飯的排隊都超過一百米你信不信?」

「信,我信。」

「拍死你!沒信用的傢伙。」

林宇早早守候在王德松小區樓下,見他下班後徑直回了家。

夏日的黃昏。熱浪猶如潮水一浪接一浪,知了的叫聲也是有氣無力。慢慢的有人已經吃完晚飯搖着扇子走出小區納涼。林宇點了一碗拉麵填了下肚子。

不到九點,王德松家裡的燈光突然全滅了,林宇暗叫一聲「不好!」然後快步向王德松家裡跑去。

無論林宇怎麼敲門,房間內死一樣的寂靜。無奈之下,林宇一腳踹開門。

王德松靜靜地躺在床上,右手腕垂下,正在滴着血,床頭柜上放着十幾個安眠藥的空瓶子。

「他想自殺!」林宇的第一個念頭,他立即聯繫了救護車。其實林宇也不知道為什麼今晚會有一種強烈的感覺,王德松會有事,好像有一種預見,亦或是一種直覺。他自己也說不清楚。

三個小時後,王德松悠悠地醒了過來:「我是不是死了?死了我就可以見到劉靜了,我在哪?」

「你在人間你在哪,你這樣去見劉靜,她會理你嗎?給你最後一次機會,到底劉靜是怎麼死的?是你推她掉進水塘的還是你叔叔?」

王德松心理防線徹底崩潰:「是,是我叔叔,我對不起劉靜啊,請你原諒我……。」

「林宇,快回所里,有案子,趕緊的……。」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