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合院之何大清的幸福生活》[四合院之何大清的幸福生活] - 第9章 人生如戲

軋鋼廠也有醫務室,只不過是能簡單的處理個頭疼腦熱啥的小毛病而已,何大清是裝病,自然醫務室是處理不了的,沒辦法只能找了兩個人把何大清送去東直門醫院。白寡婦自然是要跟着,後廚小林子和另一個小夥子自告奮勇拉着地排車,一路倒着班兒把何大清拉到了醫院。

到了醫院掛了號何大清也不說話,就是嚷嚷着不舒服,因為他也不知道系統給安排的到底是啥病,沒辦法醫生只能安排他做全身檢查。折騰了一上午,何大清坐在走廊椅子上休息,白寡婦陪着他,小林子還要上班就打發他們回去了。

「誰是何大清家屬?何大清?軋鋼廠的何大清在嗎?家屬來一下!」護士站在走廊里喊道。

「哎!這兒呢!來了來了!」何大清趕緊示意白寡婦過去,白寡婦還有點懵,稀里糊塗的就跟着護士進了醫生辦公室。進去一瞧,好傢夥,兩三個醫生聚在一塊兒正等着她呢。

「您是何大清家屬?」一個中年醫生問道。

「是!額,不是!」白寡婦腦子有點亂了。

「到底是不是?同志,不要開玩笑好嗎?」醫生有點不高興了,什麼時候了還這樣?

「算是吧,我們還沒領證呢。」白寡婦居然有一絲羞怯。

「那何大清家裡還有別的什麼人嗎?他的事你能做主嗎?」醫生有點可憐何大清了,多大歲數了,連個正經媳婦都沒有,可惜啊!

「他家裡還有倆孩子,都沒成人呢,他的事我做的了主!」這一點白寡婦倒沒含糊,本來嘛,何大清的事她當然做得了主。

「好吧,既然這樣,你先要有個心理準備!」幾個醫生交換了一下眼神,繼續說道:「嗯,你們上午的檢查結果出來了,很不樂觀!初步會診的結果來看,何大清同志是肝癌晚期!」

「啥?」白寡婦只覺得晴天霹靂,「你是說何大清得了癌?是不是弄錯了大夫?他身體一直都好好的,怎麼能是這樣啊?」癌症在50年代基本就是不治之症,當然放到後世也差不多一樣。

「你先別激動同志!」醫生趕緊扶着白寡婦坐下,這樣的事他們見的多了,家屬接受不了很正常,「初步會診是這樣的,何大清同志的癥狀很明顯,從片子和檢查結果來看,基本不會錯的。當然了,我們還會進一步檢查確診,您不要着急。」

不着急,怎麼會不着急,先不說白寡婦對何大清是否有感情,就是家裡拉幫套的驢得了重病白寡婦也接受不了啊!「我的天啊!我的命咋這麼苦啊!」白寡婦不由得悲傷起來。

「這位同志,您先冷靜一下。叫您過來主要是商量一下後續的治療問題。」醫生繼續說。

「大夫,他這病還有治嗎?」白寡婦一把抓住醫生的手,急切的問着。

「唉!目前的醫療技術條件希望不大!我們把方案商量一下吧!」醫生也很無奈,癌症還是晚期,確實沒辦法。

白寡婦一聽就泄了氣,是啊,癌症怎麼可能治的好呢?

「從目前的情況來看,何大清同志需要先立即住院,治療方案呢有兩個,手術和保守治療。當然了,怎麼治療還要看你們家屬的意見,坦率的說這個病治起來負擔很重,你們要有充足的準備!」醫生繼續說著。

「大夫,我問一下,何大清還有多少日子?這個病要花多少錢?」白寡婦趕緊問出最關心的問題。

「樂觀的話半年到一年吧,費用的話肯定不少,一兩千總要有的!」醫生自然不會說沒戲了放棄吧,但實際上在沒有社會醫療保障的50年代,這種病基本上就是放棄的結局。軋鋼廠這會兒還是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