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合院之何大清的幸福生活》[四合院之何大清的幸福生活] - 第9章 人生如戲(2)

私營企業呢,就算國營企業職工,得了這病要是治的話大多數家庭也要傾家蕩產。

白寡婦霎時心如死灰,完了!芭比Q了!這麼好的驢沒治了!這會兒她腦子裡全是算計,何大清現在沒錢她是知道的,廢話!這段時間她從何大清那裡吸了多少血她沒逼數嗎?讓她拿錢出來給何大清治病門兒都沒有,老娘還有三孩子要養活呢!驢沒了可以再找,五條腿的驢不好找,四條腿的有的是!

拿定了主意白寡婦當機立斷,要不說這娘們也有幾分狠絕,後面醫生說的話根本沒在意,站起身來就想走,「那個大夫!何大清在軋鋼廠上班,我回去找廠子領導商量一下!」說完不等醫生回答,扭頭就撒丫子跑了。

幾個醫生一臉懵逼,還沒反應過來白寡婦就跑了。何大清還坐在椅子上發獃呢,白寡婦連招呼也不打,趁着何大清沒看見,偷摸就顛兒了。

白寡婦直接回家收拾細軟,好在前幾天就說好了要去保城,所以該收拾的都差不多了。收拾完了帶着孩子雇了個車直奔火車站,買了票帶着孩子直接撤退了!走的那叫一個乾脆利索,真乃迅雷不及掩耳之勢也!

到了中午何大清都餓了,等了半天白寡婦都不見蹤影,乾脆起身到醫生辦公室瞧瞧情況。啥意思啊?耍人玩呢?把老子一個人扔在那沒人管沒人問的,像話嗎!啊!我問你們像話嘛?

醫生也在犯愁,按理說何大清這病情不應該直接和患者說,就怕心理垮了當場給你好看!所以大多數情況下都是瞞着病人,善意的欺騙嘛,這也是為了病人好。可是白寡婦突然撒丫子跑了,這可怎麼辦?就在這時何大清找來了。

「大夫!啥情況啊?我這一上午瞧了個夠,肚子都餓癟了,有結果了嗎?哎!我那對象呢?」

「那個何大清同志,你先坐,你要堅強啊!」既然如此,醫生沒辦法只能把情況和何大清又說了一遍,一邊說還一邊仔細觀察何大清的表情,就怕有個啥意外。

奇怪的是何大清面無表情,好像這事兒跟他無關一樣!醫生不由得暗暗佩服起來,你看你家這心理素質,生死關頭竟然如此冷靜!

屁的嘞!何大清如此穩當是因為他心裏有底氣,要不早就嚇尿褲子了。聽着醫生的話何大清根本不在意,只是在心裏佩服麥克大哥!真牛啊!您是怎麼做到的啊,麥克大哥!可惜的是麥克大哥不是時時在線的,喊了半天根本沒人搭理。

「那個大夫,沒事啊!這事兒以後直接跟我說就成!我問一下,您剛才是說我那個朋友直接就顛兒了是吧?」這才是何大清現在最關心的。

「嗯!那個女同志說是回你廠里商量一下,然後就走了。」醫生有點同情的說道。

醞釀了一下情緒,然後裝模作樣的沉吟了一會兒,換了一副悲傷的表情,這一套下來那是非常自然:「那個大夫,商量一下啊!我這病也就這樣了,我求您替我暫時保密成嗎?說實話我這人不愛看別人可憐我,要是廠里有人問起來您就說我是肝炎成嗎?反正我也沒多少日子了,這個院我就不住了,您給我開個假條讓我回家吧,我呢該吃點什麼就吃點什麼,正好回家趕緊安排一下家裡的事!」何大清語氣沉重的央求醫生。

這種事醫生可以理解,絕症啊!難得這個病人如此樂觀冷靜,能幫忙就幫一把吧!醫生給何大清開了病假條,診斷書上寫的是急性肝炎,建議居家休養三個月,還熱心的鼓勵了何大清一番。葯什麼的何大清都沒讓開,不能浪費是吧!醫生對此也能理解,揮了揮手,然後何大清就溜溜達達的離開醫院找飯吃去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