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從殘夜中走來》[他從殘夜中走來] - 第7章

  只見門外站着一個身穿道袍長相俊美的年輕道士,那道士身後背着一把劍,一看品相就知此劍不是凡物。

  可潘蕊說追殺她的道士有三人,這裡只有一人,若他真是那追殺潘蕊的道士又怎會如此的彬彬有禮呢?還是說這只是那三人中派出來打前陣的?而其餘的兩人此時說不準埋伏在哪兒就等着司玥開門呢,這更加讓司玥堅定了不開門的想法。

  「咚咚咚」

  那道士再次抬手敲響了門,邊敲還邊說道:「請問善人在嗎?」

  「誰啊?有事嗎?」司玥靠在門上淡然地問道。

  「您好,貧道是來自林川市青水觀的道士,道號玄澤。」那道士聽到司玥的回話站在門口一本正經地做起了自我介紹,「貧道路過此地,發現此屋裡陰氣極重,定是家中有邪祟,故而過來幫您做法驅鬼。」

  「我家一切安好,並沒有道長口中所說的邪祟,也不需要任何的驅鬼做法。」

  拒絕了玄澤的司玥卻沒有就此放鬆神經,而是一直緊盯着貓眼,直到那道士轉身離開消失在司玥的視線中。

  吃了個閉門羹的玄澤也並未多言轉身離開了,他敢肯定那屋裡定有邪祟厲鬼,不然怎麼會有這麼濃重的陰氣。

  但是已經被拒絕了的玄澤也不敢逼迫司玥開門,更不會什麼破門而入,畢竟私闖民宅是違法的,這個他還是清楚的,但並不是代表他就此放棄了。

  剛走到樓道拐角處坐下打坐的玄澤聽到了一陣電話鈴聲,他拿出手機一看,是他同門師兄陳建州打來的。

  「喂,陳師兄,是的,我還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