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從殘夜中走來》[他從殘夜中走來] - 第7章(2)

在夏永市,沒走。有厲鬼在林川市殺了人還從你們手下逃了?現在在夏永市?好的好的,等我把這邊的事情忙完,就幫着你們一起找找看。」

  掛完電話的玄澤繼續開始了打坐,聽到陳建州所說的厲鬼出逃消息的他並沒有馬上起身行動。

  雖然厲鬼出逃並不是什麼小事,但是陳師兄在電話里說那厲鬼實力算不上特別的強,他們自己就能解決。而現在對於玄澤來說,有更加重要的事情。

  他本就是被師父派遣到夏永市給長居於此的師叔送東西的,不料送完東西閑逛時卻發現這裡的陰氣特別的重,並不是一個普通的厲鬼可以聚集起來的。

  由此可以看出,這裡有着不止一個厲鬼,而且實力比起陳師兄口中逃出的那個厲鬼只強不弱,這也是為什麼玄澤沒有接到電話的第一時間便起身前去幫忙而是在這樓道拐角處打坐的原因。

  既然那人不肯開門,那他就坐在這兒等,那人總有出門的一日,到時候只要攔住那人把情況和利害關係說清楚,那人定會讓他進去驅鬼做法。

  門外樓道拐角處玄澤打着坐,門內的司玥靠着門,想着剛剛離去的道士,她卻覺得不太對勁。她並不清楚這道士到底是不是當時追殺潘蕊的那三人中的其中一人,但是就這道士的行為卻又不像是知道潘蕊在她這兒。

  如果那道士知道了潘蕊就在她這屋裡的話定不會就這樣因為她的一句話而放棄走掉,反而會覺得她是在敬酒不吃吃罰酒,最後破門而入大打出手也並不是沒有這種可能,但是那人果斷地轉身離去,卻又讓她懷疑這是不是那幾個道士的引蛇出洞之計。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