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們是一家人》[她們是一家人] - 第8章 連環套原來這麼簡單,常鈺從歡樂的巔峰墜入了谷底

第八章 連環套原來這麼簡單,常鈺從歡樂的巔峰墜入了谷底

進了招待所,常鈺第一時間收拾行李。宗潔如雙手放到腦後,吐着酒氣:「你要幹麼?」

常鈺瞥他一眼:「二兩貓尿就把你灌成這個樣子?」

的確,常鈺酒量驚人,根本沒有絲毫酒意。宗潔如身體一挺從床上坐起,手一拍胸:「我沒事,你說幹什麼吧?」

常鈺:「幹什麼?換個地方,找個賓館住住。這是個什麼破地方,什麼破床?」他抬腿踢了一下床腿。

宗潔如:「你還有錢嗎?」

是的,兩個人帶的錢,全部打進了王主任那個卡里。常鈺一笑:「你真是個笨蛋,火車一發,黃金萬兩,臨時讓田場長給結下賬就是唄。我們的錢用不了。」

也是,兩個人一陣收拾,人搬到了林業局賓館,開了一個標準間。

環境不同,睡覺也變得香甜,二人第二天日上三竿來到了貯木場。看了一會裝車的繁忙景象就去了場部,一切如舊,他們來到場長辦公室,敲開門一進,常鈺有點傻。原來,辦公室後面抬起頭的田場長和昨天見的不一樣。可那人仍然挺客氣:「你們找誰?」

宗潔如:「我們找田場長也行,王主任也行。」

那個人卻說道:「我就是田場長,我們這兒沒有什麼王主任。」

剎那間,常鈺和宗潔如面面相覷,心中的疑問都寫到了臉上,這是怎麼回事?

情急之下,常鈺說話的聲音都變了形:「不……不對啊,昨天我們就在這兒和王主任談的事啊!」

田場長也是一臉疑問:「昨天?昨天是禮拜天,我休息啊!」

宗潔如聲音也結巴了:「那……那你們辦公室不是王主任嗎?」

田場長向外喊道:「小庄!」

一個年輕的小夥子應聲跑進,感覺上小夥子就很精明,他眼珠四盼,發現了常鈺兩個人。他仍然是非常鎮定地對田場長:「場長,叫我?」

田場長向常鈺和宗潔如說道:「這就是我們的總務小庄,也算辦公室主任吧!有什麼事你可以問他,但他不姓王。」

說完,那個田場長拿着一沓文件走出。小庄回頭看了他們一眼:「你們有什麼事?沒有的話就趕緊撤,我們這裡生產任務很忙。」

常鈺簡直崩潰了,他突然雙手抓住小庄的衣領大叫:「騙子、騙子,你還我錢。」

小庄臉色一變,伸手一敲擊開常鈺抓住他衣領的手:「你瘋了,來人,把他們兩個趕出去。」

還是宗潔如見的多一點,頭腦迅速轉彎,這裡是人家的地盤,鬧起來只能吃虧。於是,他急忙拉開常鈺,連聲道歉:「對不起,對不起,我們認錯人了。」

宗潔如拽着常鈺離開了貯木場,常鈺感覺這外面的世界五顏六色的,一門的旋轉。什麼情況,這是怎麼回事?他掐了一下自己的胳膊,疼!這他媽的是真的,變戲法呢?

昨天一個人,今天一個人,這麼一換,幾萬元錢就找不到主兒了?

雖然這個地方距鴨嘴山市幾百公里,雖然,常鈺對這不熟。可難道這兒就沒有王法了嗎?

常鈺反手抓住宗潔如:「他媽的,跑了和尚跑不了廟,你怎麼搞的?不是你的朋友嗎?」

宗潔如大冷的天,腦門上全是汗:「哥、哥,你別急,前面就是公安局,咱們先去報個案,然後再說,好嗎?」

果然,前面一幢鉛灰色的小樓,上面有塊牌子:XX林業公安局。

妥!二人想起王法,走進了公安局。

刑警隊的**接待了他們,詳細做了筆錄,立刻展開了調查。結果,的確是那個小庄,有個表兄借了小庄的辦公室鑰匙,說是打個長途電話。那個時候,打長途是個大事,沾個小便宜,用公家電話打一個也是常事。何況,那個表哥塞給了小庄一盒「良友」。

好了,既然這麼清楚,那就找他表哥吧!

他表哥有個外號,鑽地龍。社會上東遊西盪,整天不着家,他也沒什麼家,三十大幾獨身一個。有一間破房子,徒空四壁,鐵將軍把門。

三天,公安局的效率也是不低,事情基本清楚。辦案的民警和常鈺是一家子,他叫來二人,先是一番寬慰,緊接着又是一番責備:「你說你們二人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