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降外掛還需要苟么》[天降外掛還需要苟么] - 第1章 我是一隻飄來飄去的蝴蝶(2)

久的嬰兒,在寒風凜冽的天氣里凍了這麼長時間,結果可想而知,心肺功能都受到了不同的損傷,稍微劇烈點的運動都參加不了,更不用說冬練三九、夏練三伏的練武了。

而且由於那幾隻飢餓的野貓,對小無憂的心身傷害太過深刻的緣故,致使小無憂的睡眠質量很差,常常會整夜的啼哭不止,剛抱回家的時候不但把老爹折磨的筋疲力盡,鬧的整個左鄰右舍也是雞飛狗叫、怨聲載道,時不時的就會有大媽、大娘找上門來訴苦、指責。

最後沒辦法的李正生,為了不影響周圍的鄰居,只能搬到了荒涼破舊,沒有多少人煙的李家老宅去住,直到李無憂入學時才又搬回了李庄。

想盡辦法都見效甚微的老爹,也只能死馬當做活馬醫,把從家傳古書上的一種古老的呼吸法,不厭其煩慢慢的教給了小無憂,辛虧這些年老爹久跑江湖,飽受磨難,被社會磨練的耐性大增,小無憂也是天賦異稟,聰明伶俐,從剛開始時候的強差人意,逐漸慢慢的好了起來,六七歲後才好了很多,偶爾才會發夢。

但一個老光棍養孩子的艱難可想而知,李無憂自懂事後就很獨立,但不知為什麼,家庭殘缺的孩子總是會受到一些莫名的歧視,自小除了有那麼一兩個要好的死黨外,李無憂始終和正常人家的小孩們玩不到一起去,經常受到別的小孩們的排擠和笑話。

因為脾氣秉性就極為要強、倔犟,為此也沒少和那些小孩打架鬥毆,平時沒事的時候也不怎麼願意出去玩耍,不是悶在家裡練字,就是自己一個人看書,書里的知識能夠讓他感到寧靜,再就是跟老爹學一些拳腳和養生上的功夫,這麼多年也孤孤單單的走了過來,一直陪着他的除了老爹,也只有書中那廣闊浩瀚的世界了。

因為自小體弱多病,必須要掌握很多必要時能自救的醫術知識和技能,但李無憂好像也繼承了老爹的古怪性格,從小就對醫術不怎麼感興趣,反而是對一些寫寫畫畫的藝術性的東西非常上心。

在老爹的羽翼的庇護下,順順利利的完成了小學、中學的學業,而且一直都是標準的學霸一枚,成績也一直名列前茅,各種獎學金更是拿的手軟,各種期刊上也曾發表過不少的方塊,最終李無憂以優異的成績,『如願』的考上了江南大學附屬醫學院。

但在大二期間的一次突發事件,打破了李無憂平靜而有序的大學生活。

長期在外漂泊的混亂生活引發的病變,擊倒了上了年紀的李正生,在一次查體中查出了胃癌晚期,唯一的親人得了這種絕症,面對這種情況的李無憂只覺得天要塌了,連夜趕回縣城老家,連蒙帶騙的把老爹接到了省城的醫院。

但寧海這邊醫院的醫療費用高的是嚇死人,親朋故舊,鄰居同學,熟悉的不熟悉的,曾經內心高傲無比的李無憂,也低下了高昂的頭顱,見熟人就跑上去借錢,但最終的結果也讓李無憂第一次感受到了現實生活的殘酷性,跑了一大圈也只從幾位要好的同學那裡借到了幾千塊,但這些錢對於老爹的治療費用來說也只是杯水車薪,當時的李無憂已經有了去賣腎、賣器官的想法。俗話說天無絕人之路,正當李無憂走投無路,準備輟學之際,如今的妻子——文宇集團總裁方士及的女兒——方薇薇卻自動找上門來。

文宇集團是寧海市排的上號的家族式集團,是改革開放中先富起來那批人中的佼佼者,但是由於當時的一些錯誤操作,致使集團資金鏈斷裂,需要方薇薇與魔都市的四海集團的公子羅翔宇聯姻,以擺脫集團當時的困境,但身為國內名校畢業的雙碩士精英,方薇薇豈會甘心接受家族的擺布去做一枚和親的棋子?

結果在一堆閨蜜的攛掇下來了個協議結婚,和急需錢財為父治病的的李無憂一拍即合,兩人各取所需,當即簽了協議就去民政局扯了結婚證,當時的李無憂還不到結婚年齡,還是方薇薇找關係擺平的,李無憂拿到了20萬元巨款去給老爹治病,之後也按照協議住進了方宅,成了寧海方家的上門女婿。

由於年輕時身體機能受創嚴重和癌症晚期等種種原因,李正生最終也沒有扛得過去,最終遺憾的撒手西去,李無憂按照老爹的遺願把骨灰送回了老家凌海,葬在了李氏祖墳里。

已經是最新一章,請用手機掃碼加入書架
找不到掃碼入口?
待續...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