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一唯一》[唯一唯一] - 第6章 朋友關係

放下筷子,溫念靠在椅背上,吃撐了。

「……」

她後知後覺,這是不是太不顧及形象了。

段星澤似是看出了她的一絲局促,輕笑道:「看來川菜很符合你的口味。」

「是啊,我挺能吃辣的。」溫念不好意思地笑了下,「你不喜歡嗎?」

不是他選的飯店嗎?

段星澤:「最近嗓子不太舒服,但猜你應該會喜歡,就選了這裡。」

溫念眨眨眼:「猜我喜歡……」

什麼意思?

「之前樂隊演出結束,聚餐時候,我記得你很喜歡吃辣。」

溫念眨眨眼,好像是這樣。

但是……

「雖然我沒參與過,但記性還不錯。」段星澤補充。

溫念還能說什麼,她點頭:「這樣。」

「時間也差不多了,那我們走嗎?」她問。

段星澤默了默,說:「你還是不想和我待在一起。」

「……?」

這大鍋扣的。

「不是,我的意思是我吃完了……」溫念想了想,看了下他的碗,「要不你再吃點?」

「……」

「嗯,我再喝一點。」他拿起勺子,舀圓子。

溫念憋笑。

段星澤微微低着頭。

她看着看着,回憶起以前。

大學時候肖燃自發組建了一個樂隊,他是主唱。

貝斯手和吉他手找得順利,但因為一直缺一名鼓手,樂隊一直沒組建成功。

肖燃意外得知段星澤會架子鼓,找他加入。但段星澤一直拒絕。

本以為樂隊組建無望,沒想到後來段星澤又答應了肖燃,成為了隊內的鼓手。

為什麼呢?

為什麼會忽然改變主意?

溫念那時候就很好奇理由,現在更好奇了。

她出神,眼睛盯着一處不動。

而她不知道,對面的段星澤正在看着她。

溫念的長相很舒服,是很容易讓人產生好感的那種。

五官精緻卻不鋒利,反而很柔和。

她今天穿着粉色西裝外套,內搭米色翻領收腰裙。

頭髮隨意地夾在腦後。

整個人散發著知性的氣質。

他想起剛才在公司門口跟她搭訕的那個男記者,不由皺起了眉。

不過也是,喜歡溫念的人怎麼會少?

只是……

他不免會產生危機感。

段星澤注視着眼前的女孩,眼裡的情緒翻湧。

他對她有很多想法,男人對女人的那種。

衝動只在一瞬間,但段星澤克制住了自己。他別開視線,緩下心裏的那股勁。

太魯莽了,不可以。

兩人各懷心思,靜靜坐着。

最後,還是溫念的電話鈴聲喚醒了兩人。

是溫母打來的。

溫念才想起來,沒有和父母說在外面吃飯這件事。

她趕忙接起。

「媽媽,我忘跟你打電話了。」溫念柔聲道,「我在外面和……」

她看了眼段星澤。

「和朋友吃飯。」她說。

段星澤微微勾唇。

「嗯,我快回去啦。」溫念撒嬌,「哎呀,對不起嘛,讓你擔心了。」

「好,拜拜。」

段星澤喝着水,沉浸在溫念的聲音中。

溫念掛了電話,試探性提議:「我們走嗎?」

段星澤這次沒再為難她:「走吧。」

他直接帶她去電梯口。

溫念:「那個……晚飯錢……」

段星澤低眸,說:「這頓飯,我請你的。」

上次咖啡是他請的,這次晚飯又是他請的。

溫念想說不用,還是AA好了。

剛說出一個「不」字,冷不丁看到段星澤不甚愉悅的表情,她忍住了。

說好做朋友,再這麼計較好像是不太好。

溫念改口:「下次我請你。」

段星澤的表情總算陰轉晴。

「好,說好了,下次你請我。」他似是有意般,再重複了一次。

溫念不自覺鬆了口氣,笑着道:「一定。」

趙傑和小麥已經在車上了。

等兩人坐好,趙傑開車駛出停車場。

還沒等段星澤開口,趙傑通過車內後視鏡問溫念:「溫小姐住哪裡?我送您。」

溫念詫異一瞬,轉而笑起來,沒拒絕:「藍鳶花園,麻煩了。」

美女笑起來可真好看。

趙傑趕忙擺手:「沒事。」

段星澤的眉頭微不可見地皺了一下。他再次想開口。

小麥側過身,主動跟溫念搭話。

「姐姐,你是在給GOLD當翻譯嗎?」

溫念淺笑:「對。」

「他們是不是很可愛,都很有禮貌。」小麥忽然激動,「養成系偶像。」

「確實很乖,都是很可愛的孩子。」

小麥狠狠點頭。

她又看到溫念的眼影,問道:「姐姐,你用的什麼眼影盤啊,好好看。」

溫念下意識摸了下眼角,說:「就是最近很火的那個小貓盤。」

小麥啊了聲:「我一直在猶豫要不要入。」

「我覺得還不錯,日常用很方便。」溫念認真道,「你可以試試。」

小麥點頭:「我要買一個。」

溫念莞爾。

有了美妝切入點,兩個女孩子聊得很投入。

互相推薦起了各類美妝好物。

溫念也挺喜歡她的,主動加了小麥的微信。

小麥忙不迭拿起手機,很開心。

溫念加完,問她:「小麥,你多大啊?」

小麥:「二十三。」

「比我小兩歲。」溫念笑,「還是小妹妹。」

小麥:「那你和星哥同歲欸。」

溫念看了眼段星澤,笑了笑:「嗯。」

段星澤淡淡道:「同學,當然同歲了。」

小麥:「……」

她知道啊,就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