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一唯一》[唯一唯一] - 第7章 翻譯歌詞(2)

概應該是對段星澤有好感了……吧

畢竟,他長得也挺好看的。

嘖。

回過神,她看了下時間道:「你們兩個快交上來給我看。」

金熙的作文整體問題不大,溫念改了了幾處,便讓他下去了。

李佑的,先不說內容怎樣,這錯別字倒是快佔了三分之二,語句也各種不通順。

溫念睨他:「怎麼回事?」

「我……寫作還是不怎麼擅長。」李佑撓撓後腦勺,「對不起……」

溫念哭笑不得。

「也沒有這麼嚴重。」她看着他的本子,「就是語法混亂。這沒事,練多了就熟悉了。」

「還八卦老師。」溫念睨他一眼,語氣中沒有責罰的意思,「膽子很大啊。」

「嘿嘿。」李佑又恢復孩子氣的樣子,「八卦是人類的本性。」

溫念無言以對,擺擺手:「快去訂正。」

「好的!」

#

溫念猜得沒錯,

果然,下班時候,段星澤說他送她回去。

溫念說好。

她已經下意識打開了自己的安全領域,讓段星澤進入。

溫念向來清楚自己要做什麼,她也不是木頭,既然她對他有好感,那就往前試探看看。

至於進一步的想法……

走一步看一步不就好了。

既然不抵觸和段星澤的接觸,那也沒有必要刻意躲避。

溫念這麼想着,下到地下車庫,上了昨晚那輛熟悉的車。

她先和趙傑小麥打招呼,再看向段星澤,笑了笑。

段星澤嘴角彎起:「今天累嗎?」

「還行。」她又冷不丁想起李佑那句「男朋友」,莫名有點心虛。

她咳了聲,「你呢?怎麼這幾天一直在公司?不忙嗎?」

趙傑:忙!事情都拖到夜裡做唄!

段星澤剛想說話,溫念又注意到了他眼下的烏青。

「你黑眼圈怎麼這麼重啊?」溫念蹙眉,「我昨天都沒注意到。」

段星澤沉默。

「不要熬夜,熬夜不好。」溫念不禁教育起來,「對身體傷害很大。」

段星澤嘴微張,剛想開口。

她又看了看他的發頂,「還容易禿頭。」

段星澤:「……」

前面兩人皆「噗嗤」笑出聲。

溫念想打自己的嘴了。

她乾笑:「那個,我也不是說你禿頭啊,現在肯定是很茂盛。」

「就是為了防止這種情況的發生……」溫念聲音越來越小。

「說實話,禿頭挺難看的,對你的事業肯定也會有影響。」她硬着頭皮堅持說完。

段星澤笑了下:「你很介意禿頭?」

「……有點。」誰叫她是個顏狗。

「那如果我真的禿了,怎麼辦?」

溫念仔細端詳了一番他的臉,認真建議:「那就直接剃光頭吧,感覺也挺適合你的。禿成地中海,真的很難看。」

段星澤噎住。

趙傑忍不住哈哈哈哈笑出聲:「溫小姐,你太逗了。」

小麥也哈哈附和:「是啊。」

一本正經提建議的樣子也太好笑了。

溫念眨眨眼,後知後覺地抿了下唇,閉嘴了。

她摸摸鼻子:「那什麼,我亂說的,你別在意。」

段星澤認真回應道:「嗯,我一定保護好頭髮,努力不禿頭。」

溫念訕笑。

他莞爾:「翻譯的事就麻煩你了。」

溫念搖頭:「小事。而且最近我事情也不多。」

段星澤:「明天開始我應該就不來公司了,要準備新專工作。」

「嗯嗯,你加油。」

趙傑和小麥把耳朵豎得老高。

「之後你自己回去時候注意安全。」段星澤叮囑道。

溫念不由好笑:「坐地鐵很安全的。」

段星澤正色道:「凡事都有例外,要更小心。」

「OK。」溫念順着他道,「我一定保護好自己。」

段星澤:「不過我每天也會定時聯繫你的。」

溫念愣了愣,心裏一暖:「好。」

趙傑:就無語。

小麥:星哥好貼心哦!

其實段星澤想着給趙傑加工資,讓他每晚送溫念回家。

但他知道,溫念肯定會立馬拒絕。

她一向不喜歡給人添麻煩,接受沒有由來的饋贈。

禮尚往來,溫念也跟他叮囑道:「你也不要熬夜太猛了,注意身體。」

「嗯,記住了。」段星澤笑了笑,「我一定保護好頭髮。」

溫念被逗笑。

段星澤眼裡也含笑。

兩人間的氣氛輕鬆愉悅。

前座的兩人就像個巨大的電燈泡。

忽而,溫念想起買的麵包。

她拿起兩份袋子,遞給小麥:「這是我買的麵包。」

小麥驚喜:「這家超好吃的!謝謝姐姐。」

溫念笑:「喜歡就好。」

「趙哥,你的我放后座這兒了。」溫念道,「謝謝送我回家。」

趙傑客氣地笑:「這多不好意思,謝謝了啊。」

溫念:「沒事的。」

她把最後一份遞給段星澤,一字一頓:「最感謝你。」

「感謝什麼?」

「你都請客好幾次了啊。」

段星澤挑眉:「想一筆勾銷?」

溫念一噎:「沒有!我沒那麼摳好吧!」

段星澤就是故意逗她。看到她炸毛的樣子,嘴角不由溢出笑。

溫念:「……有什麼好笑的。」

段星澤脫口而出:「沒,就覺得你很可愛。」

三人:「……」

溫念耳根發燙。

搞什麼啊……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