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一唯一》[唯一唯一] - 第8章 承認好感

好在車子馬上停在了她家小區門口,溫念逃似的,匆匆下了車。

段星澤:「……」

小麥沒忍住說出口:「哥你很會嘛。」

「什麼?」

「誇溫姐姐可愛啊,不是在撩人嗎?」

「這是撩人?」段星澤不是很懂。

小麥:「……」

「人不會無緣無故誇一個人可愛吧。」她說,「你沒看過一句話嗎?喜歡一個人時候說得最多的就是『你好可愛』嗎。」

段星澤默了默:「現在知道了。」

那她察覺到了嗎?

……

溫念回到家,吃飯時候還在走神。

溫母敲了敲她的碗,「想什麼呢?快吃飯。」

「哦,好。」溫念端起碗,夾菜。

溫母狐疑,多看了她幾眼。

溫念吃着菜,心裏瘋狂刷彈幕——無緣無故幹嘛說什麼可愛。

他是故意的嗎?肯定是!

哎一西,搞得她在這裡心緒不寧。

溫念罕見地保持沉默,吃着飯。

「念念,發生什麼事了嗎?」溫父也發現了她的不對勁。

「嗯?」溫念霎時回神,「沒有沒有,在想工作的事。」

溫父哦了聲,工作上溫念一向有自己的主意,他便說:「別給自己太大壓力。」

「知道的。」溫念笑着主動給溫父夾菜。

溫母:「我呢?」

「還有我最親愛的媽媽。」溫念立馬給她夾菜。

「感謝你們還願意給廢柴女兒做飯。」溫念撒嬌,「我太幸福啦!」

溫母摸摸她的頭:「不疼你疼誰啊。」

#

晚上,溫念沒忍住還是給湯婕打了通電話。

湯婕:「寶,咋啦?」

她知道溫念通常不會打電話,應該是有急事。

「嗯……我有件事想跟你說。」溫念趴在床上,手指戳着抱枕,「也不是什麼大事。」

湯婕覺出不對勁:「嗯,你說。」

「就是吧,」溫念頓了頓,「我應該是對段星澤有好感了。」

「然後呢?」

「……不是,你為什麼這麼淡定啊?」

湯婕不以為意:「這麼大個大帥比擺在你面前,怎麼可能無動於衷。你還是個顏控,簡直太正常了。」

「……」

「我也沒那麼膚淺吧。」溫念為自己正名。

「你長這麼好看,當然要配帥哥。」湯婕道,「你說他對你挺主動的,依我看,他對你肯定也有意思。」

溫念:「其實我也覺得好像有點。」

「肯定。」湯婕嘿嘿笑起來,「我姐妹真要和大明星在一起了。」

「還沒開始呢。」溫念翻身躺下來。

「那你現在準備怎麼辦?」

「嗯……再相處一段時間吧,如果我確實是喜歡的話,到時候再看。」

「可以。」湯婕贊成道,「說不定他就跟你表白了。」

溫念笑:「或許吧。」

「真好。」湯婕道,「我們家念念終於要戀愛了!可喜可賀。」

溫念:「也沒這麼誇張吧。」

湯婕:「當然有!你跟肖燃分手之後就沒有談過了啊。」

溫念抿抿唇:「那時候是留下一些陰影了。」

「對啊。所以現在你終於有了開始新戀情的想法,我真的很開心。」

「你也別想那麼多。既然有好感,那就先慢慢處着,享受當下。」

溫念心裏一暖:「嗯,我知道的。」

既然有想法,那就試試看。

#

段星澤不來公司,溫念受託給段同學教學這件事在線上進行。

今天是周五,兩人約的是晚上八點開始。

溫念吃完飯,直接奔卧室。

動作莫名鬼鬼祟祟。

溫母:「幹嘛去啊?」

「我有個線上的……臨時會議,」溫念換了個說法,「八點的。」

「哦。」溫母點點頭,又問,「你那麼緊張幹什麼?」

溫念心都提起來了一點,她故作淡定地眨眨眼:「沒有啊。」

溫母:「去吧。」

溫念:「好。」

段星澤發來了微信。

星:【語音嗎?】

溫念:【可以的。】

剛發出去,他的語音便來了。

溫念呼了口氣,接起。

段星澤:「溫念。」

「嗯。」她應道,「那我們開始吧。」

段星澤似是笑了一聲:「行。」

溫念先了解了一下他的韓語水平,發現他的基礎居然很不錯。

「我覺得你初級肯定是沒問題的。」溫念道。

而且,聽他講韓語居然真的有種代入電視劇里歐巴的錯覺。

溫念:花痴ing

段星澤:「對,但我連詞成句上不太行。」

「倒也是。我看了下你發我的歌詞,確實有一些問題,我幫你改了改,你看看。」

溫念把新的文件發給他。

「不過你什麼時候學的韓語啊?」溫念好奇,「有點震驚到我了,我沒想到你基礎這麼好。」

段星澤說:「其實,大學時候就有在學。」

溫念:「為什麼想學?」

段星澤心想,因為喜歡你。

「因為比較感興趣。」他說。

「這樣啊。」溫念笑,「還挺意外的,沒想到你還會喜歡韓語。」

段星澤輕笑:「為什麼?」

「嗯……就感覺?」溫念說,「可能是我下意識覺得男生不會感興趣吧。」

「因為我自己當時學韓語是因為喜歡看韓劇。就腦子一熱,直接選了韓語專業。」

段星澤倒是沒想到是這樣。

「那你呢?為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