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以為我穿到了甜寵文》[我以為我穿到了甜寵文] - 第1章 穿書

長洛大學女生宿舍

已經凌晨三點,整個宿舍漆黑一片。

有些深度睡眠的人打着平穩的呼嚕抗議勞累的一天。

可仔細看就能發現隱隱的微光。

陳輕輕在床上死盯着手機,眉頭緊皺。

陳輕輕是小說的狂熱愛好者,十年老書蟲,對小說要求極高。

此時她舉着手機臉色如同吃了一隻蒼蠅。

看了半天這是什麼玩意,這不純純浪費我的時間嗎。

要不是舍友告訴她女主名字和她一樣,她絕對不會去看這種無腦文。

無腦甜寵,劇情銜接不當,莫名其妙,不知所謂。

正當她想給這本叫《無限寵愛》的小說寫下書評宣洩自己的不滿以及問候一下這個愚蠢的作者。

眼前白光一閃。

陳輕輕第一反應是:我不會猝死了吧,我還有大把時光沒享受啊嗚嗚

可當陳輕輕再次睜開眼,入目是豪華大吊燈,鑽石在燈光下交相輝映。

簡直閃瞎了她的眼。

陳輕輕想這是天堂嗎。

嗯……原諒她詞窮,這個床啊啊啊怎麼會這麼大,還是她最愛的粉色。

陳輕輕覺得自己可以在上面賽跑了。

床比自己宿舍都大。

總裁小說誠不欺我。

整個房間流露着富家千金的氣息+壕氣衝天的氣質。

早知道早點猝死了嘿嘿嘿。陳輕輕心想。

陳輕輕滿意的欣賞着房間,突然出現敲門聲。

「小姐,該吃早飯了。」

陳輕輕:???天堂待遇這麼好

慢半拍的陳輕輕這才意識到不對勁,狠狠掐了胳膊下。

呲!好疼。

閱小說無數的陳輕輕腦洞大轉,唔,那就是穿越了。

咱也別問為啥這丫能這麼快接受,問就是心大以及自信於自己在任何地方都能擺爛。

按照穿書套路,陳輕輕決定靜觀其變。

眼下最大的問題是我有沒有變成醜八怪。

重度顏控的陳小姐心想,如果是醜八怪,我現在就去死。

應了一聲:「馬上來。」

趕緊飛奔到鏡子面前,豪華的歐式鏡子呈現出一張燦若桃李的臉。

陳輕輕看到和自己以前別無二致的臉,圓圓的娃娃臉,膚若凝脂,杏眼微彎。

露出滿意的笑容,顯出可愛的小虎牙。

顯得整個人可愛無害。

還好沒變成丑逼。

心情大好的陳小姐下樓吃飯。

一樓客廳

陳輕輕覺得自己被亮瞎了眼,這一家絕對是暴發戶吧。

整個布置無處不在的展示有錢,黃金布局,各種金燦燦裝飾充斥整個客廳。

腐朽的資本主義吶!

真的不怕招仇恨被搶的嗎。

陳輕輕慶幸,還好自己的房間不是這樣。

要不早晚被閃瞎。

「輕輕,發什麼呆啊,下來吃飯。」一個大如洪鐘的男音響起。

陳輕輕才意識到自己在樓梯上發獃,目光掃去聲源,陳輕輕邊走邊留意。

桌子上只有兩個人,一男一女。

應該是原身的父母。

還有為什麼叫我輕輕,難道原主和我同名?陳輕輕大腦飛速轉動。

坐到座位,看了一眼給自己說話的男人,陳輕輕一下子就悟了。

她確定自己穿書了,而且穿的就是昨天讓自己瘋狂吐槽的小說《無限寵愛》

你問她為什麼這麼確定啊,還不是因為陳父長得太有標誌性了。

陳輕輕記得原書是這樣描寫陳父陳天壕的:

陳天壕,南城首富。

整個人像一個圓潤的皮球,眼睛被肉擠得看不到,笑眯眯的樣子像個彌勒佛。

最顯眼的是此人脖子上帶着極大的金項鏈,手上也是各種金戒指,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