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雙身·勝啟篇》[我有雙身·勝啟篇] - 第5章

「只要,師父不丟下阿玉就好。」
眼看這個就差把「我以往對你做過很多糟心事你簡直恨透我了如今你忘光光真是太好了」寫臉上的少年,潛意識裡對危險的警覺叫我始終無法因為對方表現出來的卑微敬仰而放鬆警惕——並非通過嗅覺,但我能感受到,他身上的血腥氣很重。
由內而外、揮之不去,簡直如同才從血池裡爬出來。
也難怪,君臨天下的人,哪個不是踏着屍骨走過來的?
我不禁又想到,既然「關聯」的兩個「賬號」能共享感官——那死亡呢?
常理來說,副賬號的註銷對主賬號沒什麼影響,但問題是現在的「賬號」是活生生的人,是活生生的我自己。
生命可貴且一次性,何況我這人天不怕地不怕獨獨怕疼怕死,至少現在的我一點也沒有「廢號」的打算。
古語有云「伴君如伴虎」,千萬要謹言慎行,我垂眸思忖下一步時還能清楚感知到自己睫毛的重量。
看來我的小號還有雙卡姿蘭大眼睛。
被自己幽默風趣的內核逗笑,才決定要走「嗜睡少言擺臭臉的高嶺之花」人設的我差點沒忍住當場破功。
興許是我憋笑的動作太過扭曲,少年皇帝也注意到了我這邊的異常,就見方才還因我「突然失憶」而喜形於色的少年神情突然凝重了起來:「師父!
您不要這樣強迫自己!」
我一愣。
不要這樣強迫自己……不笑?
莫非這個小皇帝喜歡搞笑風格的?
被我蹙眉的動作刺痛,少年眼下登時又紅了一層,「撲通」一聲竟直挺挺跪在我面前,哀哀切切地乞求:「師父,您的內息已然紊亂,萬一再因此走火入魔……師父,您想知道什麼阿玉都會如實告訴您!
阿玉求您、求您不要再傷害自己了!」
我明白了,原來我這邊憋笑憋得氣息紊亂,被那小皇帝誤以為是我為了想起記憶而在逼迫自己回想了。
不得不說帝王多疑有時也是有好處的:比如說他會替沒劇本的你腦補。
順水推舟地再次垂下眼帘,即使我並沒有賦予這個動作任何感情,但我相信在那小皇帝眼中我的一舉一動都一定是意味深長的。
「我……」出口的男聲有如冬日冰凌融化後匯聚的清泉,壓低時淡漠、提高時儒雅,好聽得幾乎將我自己迷倒。
「是誰?」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