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南極斬異獸》[我在南極斬異獸] - 第7章 子彈

此刻,張成軍還在與這隻唯一的讙獸進行對峙。

讙獸也知道張成軍是個硬茬,不敢輕舉妄動!

但是沒想到剛才被雲峰打中的那隻讙獸並沒有死,只見他突然蘇醒。

突然一個餓虎撲食,直接撲向了張成軍的胸口。

他鋒利的爪子在張成軍的胸口留下了三道清晰的爪印。

「啊…」

張成軍的一聲慘叫響徹極地!

剛才張成軍被這些讙獸抓傷了十幾處,他都沒有覺得痛楚,但是這隻怪獸在他胸口的這一抓傷,讓他痛苦萬分。

足以見得這爪傷之深!

雲峰一時之間覺得有些懊惱。

這是他參加的第一次戰鬥,雖說很是被動,但是還是由於他的失誤給自己的隊友帶來了極大的創傷。

他心中有些自責。

雲峰仔細觀察剛才的那隻讙獸。

原來他剛才的那發子彈並沒有打中這隻讙獸的眉心。

而是打中了他顴骨之中。

子彈如果沒有進入他的腦袋,根本就不會致命的。

雲峰心中有些愧疚!

但是這種愧疚感在雲峰的心中只呆了一瞬間,與其愧疚,不如補救。

此時他再次端起槍,子彈上膛…。

原本已經抖動的雙手,這個時刻已經變得不再慌張。

張成軍躺在地上哀嚎着。

另一隻讙獸趁着這個破綻撲向了張成軍。

張成軍連忙拿出他的刀格擋。

這隻幻獸將張成軍壓在身下 這隻讙獸緊緊的咬住張成軍的刀。

張成軍與這隻寬恕彼此僵持着,誰也不能將誰制服。

「砰…」

於此同時再次一聲槍響,幾乎同時發生。

這次,雲峰的子彈正不偏不倚打在了這隻讙獸的眉心。

這隻讙獸,徹底死了過去,再無生還的可能。

在此之前,雲峰雖然也摸過槍,但是他的槍法實在不怎麼樣。

但是雲峰此刻卻能準確無誤的將子彈射入這一隻讙獸的眉心。

連雲峰自己都不敢相信。

這兩天雲峰始終覺得自己的身體出現了一些變化。

覺得自己的聽力和視力都得到了極大的提升。

而且自己的精神力也提升了一大截。

這一切都是雲峰,他無法解釋的。

所以雲峰自然而然的把這一切都歸功於那隻白澤。

原本雲峰有些好奇,這南小楠今年98歲了,他是怎麼樣始終保持着十八九歲的容貌。

經過這一系列的經歷,雲峰已經有了些許猜測。

這答案那自然就是這些異獸。

吃掉這些異獸的肉,或者是他們的血液,他們的腦漿對人體,會產生一些變化。

他們可能會提升人的速度力量,甚至於視力,聽力,專註力,精神力。

甚至可能讓人長生不老。

雖然這一切都沒有得到驗證,但云峰覺得八九不離十。

因為如果不是這樣,那怎麼解釋他身體發生的這一切變化。

雲峰看着距離他不遠處正在僵持的張成軍和寬恕。

他正在猶豫槍里的最後一顆子彈到底是用還是不用。

如果最自私的想法,他此刻應該立刻逃走。

說到底他與張成軍不過也就是一日之交。

並且他根本就沒打算做什麼極地獵人。

但是雲峰還是過不了自己心裏的那一關。

不管怎麼說這小子救了他的命?

都說仁義不能當飯吃,但是可以讓他心安。

雲峰此刻思來想去,還是決定先不開槍!他知道在極地子彈有多珍貴,可以這麼說,子彈就是命!

這時候,雲峰看見了張成軍掉落在地上的劍鞘。

顧不了這麼多了,子彈暫時先留着。

雲峰撿起張成軍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