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怎麼會愛上你》[我怎麼會愛上你] - 第3章 不舒服

貴客……還能有誰?
安恬緊緊捏着手機,一股無奈的哀痛湧上心頭。
「我知道了。」
安恬掛斷了電話,連呼吸都是痛的。
五十萬也好,也比沒有強。
她直接去繳費窗口,留了一千塊錢在身上,剩下所有的錢都存進了弟弟的住院賬戶,扣除之前欠的錢,還剩十多萬,大概能維持一個多月。
這時間足夠她繼續賺更多的錢。
安恬存完錢,在醫院樓下的超市買了個最便宜的麵包,一邊吃一邊往弟弟的病房走去。
這個時間他應該是睡了。
安恬站在病房門口往裏面看了一眼。
安微晨的病床邊開着小夜燈,他沒睡,正在小心翼翼地拼樂高積木,是前幾天他十六歲生日時,她買給他的飛機模型。
安微晨小時候的夢想就是當飛行員,只可惜,十歲那年被查出患有尿毒症,從此所有的時間都只能用來和病魔做鬥爭。
安恬想到這裡,鼻子就有點酸,嘴裏的麵包也變得苦澀難咽。
這是她唯一的親人了,她無論如何,都要救他。
安恬強咽下麵包,嗓子本來就不舒服,被劣質的麵包屑一刮甚至有些疼,她抬手抹去眼角的濕潤,剛想轉身,就聽見病房裏面傳來一聲微微的:「姐?」
安恬腳下一僵,她實在不想這幅樣子被安微晨看見。
但還是露出一個微笑來,沒吃完麵包立刻背到身後,不動聲色地塞進那個已經空癟的黑包里。
「怎麼這麼晚了還不睡?」
安恬走進病房,小聲問。
「我睡不着,想把這個飛機拼完,姐你怎麼這麼晚來看我?」
安微晨不自主上下打量了一下安恬,感覺不太對,但是嘴上沒有問。
「今天公司加班,有點晚,就順路來看看你。」
「辛苦啦姐,什麼時候讓我看看你設計的東西?」
安微晨的眼裡露出一絲期待,安恬一直和他說自己找了一家設計公司做設計師,可實際上她大學都沒有讀完,沒有學歷根本找不到正式的工作。
即便她真的有設計天賦,也無濟於事。
「那些東西都不是我自己想做的,沒什麼好看的。」
安恬垂眼笑了笑,掩去了因為說謊眼神的不自然。
「好吧,那希望姐早日能設計自己喜歡的東西,姐這麼晚了你自己一個人回宿舍行嗎?
要不在醫院將就一晚吧。」
「不了,我還要回去卸妝呢,不然臉上會長痘痘。」
「姐就算長痘也是仙女痘。」
安微晨邊說邊小心吧零散的積木塊收了起來,他垂着眼,不讓她看見自己眼底的自責。
要是他沒病就好了,就可以每天接送姐姐上下班,保護她,也不用花這麼多錢。
可他不會讓安恬知道這些,她知道了只會更難過。
安恬最希望看見的就是他積極治療,好好的。
「姐,你為了我,真的太辛苦了,等我病好了,就換我來照顧你。」
安恬摸了摸他的頭髮:「等你好了就回去讀書,你姐我還不用你來照顧。」
「好,我都聽姐的。」
安微晨點點頭。
姐弟二人簡單道別,安恬便離開了。
在醫院大門口,她停住回頭看安微晨的病房窗子,他果然在窗前目送。
安恬和他揮揮手,才攔了一輛的士,在安微晨的注視下上了車。
車剛在路口轉彎開出十幾米,安恬便叫司機停車。
「對不起師傅,我還得回醫院一趟,實在不好意思。」
安恬邊說邊下了車,司機鄙夷地看了她一眼,瞧她生的好看,才憋回了嘴裏的抱怨。
的士開走了,安恬才往馬路對面的公交車站走去,從這裡回她住的地方車程有四十分鐘,對於她現在的狀況,坐計程車實在是奢侈,剛才只是為了讓弟弟放心。
她不能錯花一分錢。
安微晨以為她住公司宿舍,實際上她現在住在一間簡陋的公寓里,那是她在君臨認識的一個叫陸丹的女孩和人合租的房子,她在陸丹的房間里打地鋪,用一個整理箱裝自己那幾件換洗的衣服。
她下了公交車,又步行一段路才回到公寓,在樓下看見房間的燈亮着,就知道陸丹應該是回來了。
剛上樓,在門外就聽見屋子裡摔東西的聲音,隨後房門突然開了,一個染着黃毛的男人一邊豎著手裡的錢一邊往出走,還撞了安恬一下,但沒做停留,直接下樓了。
房間里傳來陸丹哭泣的聲音。
「渣男!
不得好死!
嗚嗚嗚……」 安恬進門後便急忙關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