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兄千歲》[吾兄千歲] - 第1章 身世之變

春日的雨沒日沒夜地下,彷彿要下到地老天荒似的。

朝雪閣的門一直敞開着,程歸寧單手扶額閉目聽着這場春意的奏章,思緒飄遠…

嫣然跟月芽帶着滿身的濕意進來,兩人默契的對視一下,將手中的傘輕輕放下,順手帶上門,緩緩地走向偏房稍作處理身上的衣物。

月芽嘴撅得高高的,想起那日那人出現之後,她家小姐就跟變了一個人似的,連房門都不出一步,寫給遠在塞北將軍的家書,寫一封,扔一封。

父親,司馬將軍…

程歸寧卻無從下筆。

也怪不得小姐會這樣,從塞北到盛京短短半年,她既沒了娘,也沒了爹。

月芽嘆氣,卻也無奈。

突然,雨勢逐漸加大,春風參與其中,雨水從窗戶飄進來。

落在案桌上,落在程歸寧衣角上,雨水侵**家書,暈開了筆墨,模糊了視線,程歸寧輕輕一闔眼,溫熱的淚水沿着臉頰滑落。

月芽跟嫣然見狀,一人跑過去關窗戶,一人幫她撿起被風吹亂一地的家書。

程歸寧抬手抹掉眼淚,抬頭:「別撿了,清掉吧!」

「小姐。」

月芽跟嫣然詫異,異口同聲的出聲,開口之後卻又面面相睽,頓時之間不知道該說什麼好,只好默默撿好散落一地的家書。

見她轉身快步走到專門放置衣服的箱子旁,埋頭專心的翻來翻去,月芽把手中的家書塞給嫣然,小跑過去問:「小姐,你在找什麼?我幫你找。」

程歸寧手上微微一頓,抬頭:「月芽,我從塞北帶回來衣服呢?」

「小姐,好端端的你找它作甚?」月芽慌張地把箱子蓋住,整個身子半倚在箱子上,憂心忡忡地問道。

嫣然聞言也慌張的趕過來,捧起她浸濕的衣角:「小姐,你的衣服**,該換了。」

「是該換了,這些都不屬於我的,自然不好帶走,我已有主意了,等等就去夫人那裡辭行。」她說得輕鬆且隨意。

「小姐,你要走?」嫣然問道。

「早晚都要走的,嫣然,月芽,我走以後,你們保重,我跟夫人說過,等你們年紀到了,自然會為你們尋一門好親事。」

程歸寧故作輕鬆展開笑顏。

沒等身邊兩人反應過來,朝雪閣的門被人打開,就看到丫鬟們簇擁一個人款款而來。

來人正是前幾日上門,自稱是真正的司馬歸寧的人程瀾心,二八年華的模樣,容貌與將軍夫人阮月華十分相似,翹鼻菱唇,眉眼素淡,有種江南女子的溫婉柔美。

兩人目光相觸,都半真半假笑了笑,不遑多讓。

司馬瀾心眼眸裡帶了些說不出來的情緒,聲音極淡:「到底是將軍府住得舒服啊。」

程歸寧不怕她,黑眸清亮地與她對視:「怎麼將軍府的小姐也當起嫲嫲的差事,我早已稟明娘,待我收拾妥當自會離去。」

「記住,我娘跟你沒有一絲關係。「司馬瀾心提高聲音,「你姓程,跟司馬家一丁點關係都沒有。」

相較於她的激動,程歸寧顯得平靜許多,只抬了抬眼皮嗯了一聲。

她說得沒錯,程歸寧也不想多作解釋,轉而吩咐着嫣然與月芽幫她收拾包袱。

「你…!」司馬瀾心胸膛劇烈起伏,她最看不得程歸寧漫不經心的態度,對比之下,她更像一個虛張聲勢的跳樑小丑。

明明程歸寧才那個被掃地出門的冒牌貨,她憑什麼還是這麼一副態度。

程歸寧的目光淡淡掃過她,又淡淡收回,不想跟她多扯,反正以後基本不會有什麼交集的:「要是司馬小姐沒什麼事,請恕我招待不周,現下這朝雪閣太亂了,還請移步別處熟悉一下環境。」

司馬瀾心還沒有說話,門口便有丫鬟進來說,阮月華來了。

她心中怒火只能硬生生咽下去。

「寧兒…」

人還沒有走進來,那溫柔的聲音便傳來了,真假兩個女兒都在,朝雪閣亂糟糟的,阮月華明顯一愣,見兩個丫頭正在收拾包袱,目光瞬間暗淡下去。

「寧兒,你這是打算去哪裡?」

阮月華直徑越過司馬瀾心,直奔程歸寧而來,畢竟是她養了十八年的女兒。

面對阮月華震驚與失落,程歸寧一時之間竟不知道如何回答,她低了低頭回道:「回程家去。」

聞言,阮月華倏地皺了眉:「不是說好過兩天隨押送軍糧的隊伍動身去塞北邊境嗎?」

程歸寧故作輕鬆:「不了,我打算回程家幫叔叔守孝,畢竟他老人家屍骨未寒,我不能就這樣一走了之。」

這下輪到司馬瀾心不滿,扯了扯阮月華的衣袖,撒嬌發脾氣:「娘,為什麼要讓她去塞北邊境找爹?」

「瀾心,娘說過,你不認寧兒這個姐姐,娘認這個女兒,寧兒去塞北邊境,你留在將軍府,這就是為娘決定,容不得你胡鬧。」

阮月華難得語氣堅定斥了司馬瀾心。

十八年前,世元皇帝龍馭賓天,太子遭人殺害,二皇子謀權篡位,與塞北胡人聯手,引狼入室,晉國大亂。

正值臨產期的阮月華在清雲寺避難,並在戰亂中生下女兒,當時在清雲寺避難的,還有許多百姓,其中有一對程姓夫婦,巧的是程夫人也在同一天生女,那女孩比自家女兒早出生一個時辰。

後來四皇子起兵救國,胡人被殲滅,晉國恢復安寧,當年四皇子驍雲軍的前鋒司馬行州,也因此扶搖而上榮升將軍,一家四口遠赴塞北鎮守,在清雲寺避難的人們也各自回家,這些往事漸漸塵封起來。

原是當今聖上念在司馬行州鎮守邊境多年,勞苦功高,一雙兒女皆未成婚,特下旨意接其夫人與女兒先回盛京,屆時在朝中覓得匹配之人,為其賜婚。

如今回盛京不到一年,司馬府天翻地覆的,前幾日,這段往事才被掀起,司馬瀾心找上門來,說她才是真正司馬歸寧,當年的兩個女嬰在混亂中抱錯了。

在看到瀾心的那一刻,阮月華就確信了這是自己的女兒,兩人的一顰一笑,幾乎是一個模子刻出來的,同樣是溫婉可人,連滴血認親都免了。

相比之下,程歸寧就像一個外人,畢竟她既不像娘,也不隨爹。

阮月華篤定瀾心就是自己的女兒,自然認下她,得知程家夫婦早已去世,她便決定兩個女兒一起養在將軍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