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淮安謝若沁小說》[蕭淮安謝若沁小說] - 蕭淮安謝若沁小說第9章  (2)

時給兩人清理完畢,他擁着謝若沁重新在榻上坐下,柔聲道:「準備一下,明日你先回謝府,然後等着朕的冊後詔書。」
之所以讓她住進玉露殿,但又沒有給予任何封號,便是為了給她最高的。
能有資格和他並肩攜手,站在雲巔之上的,唯有中宮皇后。
蕭淮安本以為這話說完,謝若沁會詫異、會展顏、會驚嚇。
卻萬萬沒想到,方才還柔順地躺在懷中的人兒忽地一僵,片刻後,她方抬眸與他道:「皇上,您不能封我為後。」
從古至今,哪一個女子口所到自己被封皇后,不是歡欣謝恩的?
可是謝若沁這是什麼反應?
蕭生陌只當自己聽錯了,又再問一遍:「你方才說什麼?」
謝若沁咬咬唇,自他的懷中下來,跪到地上正色道,「皇上,青珂沒有資格為後,請您另擇他人吧。」
屋內原本暖昧甜蜜的氛圍因為她的這句話而瞬間的冷凝。
蕭生陌看着脆在地上的人兒,明明上一刻兩人還纏纏綿綿,但是轉眼,兩人之間便如同隔着情天恨海一般,觸手難及。
「謝若沁,你可是後悔了?」
他語帶涼意問道。
他早就知道她不是貪圖榮華富貴之人,皇后的寶座鳳印,於天下間任何的女子來說都是無上的殊榮,但她謝若沁卻未必放在眼裡,畢竟在那宮牆之外,有萬千廣闊世界,而牆內,是黃金鑄就的鐵籠,這一點,他蕭生陌一直比任何人都清楚。
熟料,只見謝若沁揺頭道:「皇上,青珂不後悔,清理昨天說過,願在宮中一生一世陪伴皇上,只是……」她的目光中,有深深的痛楚與自我厭棄,「只是什麼?」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