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淮安謝若沁小說》[蕭淮安謝若沁小說] - 蕭淮安謝若沁小說第10章  

蕭生陌咬牙,這小女子,當真是他天生的剋星,「說,朕恕你無罪。」
他淡淡道,語氣中帶着不容人拒絕的君王之威,見他這般,謝若沁又是糾結了片刻,方繼續道:「只是,自我大離建朝以來,歷代皇后,無不德行兼備、母儀天下,為天下女子表率,而青珂卻已經是不潔之身,實在無顏忝居高位……」她後面再說了什麼,蕭淮安已經聽不進去了。
他此刻滿腦子只有她方才那句話,在耳畔嗡嗡作響。
不潔之身……她說自己是不潔之身……「謝若沁!」
蕭淮安氣得雙眸驟紅,他一下子便站了起來,長臂一揮,將軟榻上的枕頭全都掀至地上,看着猶自跪在地上的人,顧聲問:「那個男人是誰?」
那日他們在郊外時,謝若沁是初次,那麼便是之後兩人分開的那段時間了。
是誰?
到底是誰?

莫不是……沈彬?
瞬間,大離的君主心中殺機頓閃。
正震怒間,卻聽謝若沁急道:「不是沈公子!
是一個刺客,青珂不知道他叫什麼名字,也不知他是何來歷……」說著說著,她面上全是難堪,終究忍不住,一共對我用強了兩次,一次是在玉露殿的浴室,還有一次是在我的寢房內。
他武力高強,我不是他的對手,本想着一死了之的,可是,我既放心不下家人,更擔心他會傷害到皇上。
所以才一直忍辱,只盼着什麼時候將他抓住。」
隨着她說完,蕭淮安一下子如同泄了氣的皮球一般,滿腔的怒火,全都消失殆盡。
不僅消失了,並且,他現在還有些暗暗的心驚和好之後,他早就將前兩次假扮他人來引誘她的事忘到腦後了。
卻沒想到,她竟然如此坦誠,就這般親口告知了他。
一時間蕭淮安心中轉了無數個念頭,想要告訴她自己就是那個刺客,可是話到嘴邊,到底還是不敢。
他們才和好,他可不想她因此又怨怪他。
想來想去,竟想不出什麼別的法子。
他心中暗暗嘆氣,也顧不得別的了,忙將謝若沁一把自地上抱了起來,邊給她拭淚,邊柔聲道:「是朕剛才語氣太重了,既是被人強迫,那便不是你的錯。」
謝若沁臉上淚痕斑斑,一雙眸子泛着盈盈水光,可憐又動人,聽完蕭淮安的話,她沒有那般自責了,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