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淮安謝若沁小說》[蕭淮安謝若沁小說] - 蕭淮安謝若沁小說第10章  (2)

是對於立後之事,卻仍舊十分堅決。
「雖不是我的錯,可是,我也無顏再位列中宮了。」
「這……」蕭淮安面上皺眉沉思,實則心中已經翻江倒海。
第一次,他體會到了什麼叫做「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
當日,他怎麼會做出這般匪夷所思的事來呢?
堂堂的一國之君,為了跟自己心愛的女人置氣,竟然假扮他人來偷香,這事一旦傳出去,只怕要令全天下恥笑。
「唉……」蕭淮安忍不住又再次長長嘆氣,他抱着謝若沁柔柔地哄道:「這事也沒有旁人知曉,不妨事的。
你如果因為這個原因不做皇后,那將來咱們的皇子如何承襲皇位?」
皇子……謝若沁的臉一紅。
她小聲道:「此事還早呢。」
「不早了,」蕭淮安道:「朕登基已五載,至今後宮無子嗣,前幾年因為忙於國事倒還能勉強搪塞過去,這陣子已經有老臣在上書了。」
謝若沁聞言,不由咂舌,她也是看過許多前朝史記的,知道於君王來說,子嗣是十分重的事,但是蕭生陌,在謝若沁心目中,總覺得他十分年輕,父親這兩個字,應該是離他極為遙遠的。
想了一陣,謝若沁輕笑道:「皇上宮中美人那般多,許哪位嬪妃腹中已有小皇子也說不定呢。」
她話落,卻被蕭淮安幽怨地了一眼,淡淡道:「朕已經近兩年不曾臨幸過後宮諸妃了,卿兒這是在詛咒朕被人戴了綠帽么?」
「皇上,您是說……?」
謝若沁聞言,一時心中劇震,難以置信地看着他。
這怎麼可能呢?
昨夜和方才她都親自感受過了,他的那處明明十分精神、尺寸驚人,且應當是並無隱疾的。
自古食色性也,人之大倫。
連她一個女子都因好奇而自己撫慰過,更不消說他還有那麼多妃嬪了,那些可都是他名正言順的妾室。
到底心中有愧,此刻蕭淮安說是這事來也不覺得丟臉,反倒是藉機討好她起來,他對着她小巧的鼻尖親了一口,坦然承認道:「沒錯,因為朕愛上了你,就再也不想碰旁人了。」
他說什麼?

謝若沁驀地瞪大了眼。
剛才他說已經近兩年都未臨幸後宮,現在又說是因為愛上她的緣故。
可是……「皇上,可我那時是男子啊!」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