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字典魔導師》[新華字典魔導師] - 第5章 出城

千澤面色淡然地收起幾本魔導書,面朝著巷口的三人,笑着問道:「還要繼續嗎?」

「以為把魔法書搶走,我們就對你無計可施了嗎?我們青銅蛇的人可不是只靠魔法的!」領頭那人對千澤恨得咬牙切齒。

千澤這一手出乎了他的意料,但是這並不妨礙他繼續行動,他今天本來也沒打算用魔法的。

旋即,他提着手中一米多的長刀,氣勢洶洶地殺了過來。

他身後的兩人見老大都提刀上了,他倆也只好硬着頭皮撿起地上的長刀沖了上去。

三人橫衝直撞,小巷也不甚寬闊,瞬間,那人就來到了千澤身前。

千澤依舊是那副雲淡風輕的樣子,懶得多瞧他一眼。

領頭那人看到千澤臉上並無表情變化,心中大喜。

在他眼裡,認為千澤已經被嚇傻了,他的嘴角更是掀起一絲譏諷的笑容。

終究是沒經歷過世面的毛頭小子,遇見真正窮凶極惡的悍匪,就徹底傻眼了。

就在領頭那人心中暗喜時,突然聽到耳邊傳來一句輕飄飄的、他聽不懂的晦澀話語:

「畫地為牢。」

千澤話音剛落,三人腳下各出現一道墨光,而後墨光拔地而起,化作三座牢籠,將三人困在原地。

「砰」地一巨響,三個大漢齊齊地撞在牢壁上。

他們被撞得頭暈眼花,連退幾步,摔在地上。

摔倒後三人迅速起身,拿着砍刀拚命地劈砍,想要破壞牢籠。

由此可見,這些人還是有兩把刷子的。

但他們的攻擊只是徒勞罷了,墨光牢籠絲毫不受影響。

千澤走到領頭那人面前,輕笑一聲道:「剛才你笑什麼?是不是以為我被嚇傻了?」

那人喉頭滾動一下,一時語塞,另外兩人也已經拎着長刀愣愣地立在原地。

如今攻守易型,方才還磨刀霍霍的他們,轉眼間就成了砧板上的魚肉.

……

千澤繼續說道:「我剛剛是在想,是直接殺了你們,還是需要問你們一些問題呢?」

那人神情一滯,臉上滿是難以置信。

這人真的是少年嗎?

如此快速的應對!如此狠辣的心思!

最重要的是,他竟然還有如此詭異且難以莫測的魔法。

千澤沉吟片刻,嘆氣道:「我本來想問,是誰派你們過來殺我的,但是我應該猜到了。你們現在沒什麼利用價值了,所以我打算……把你們直接殺了算了。」

領頭那人臉色瞬間慘白,但是他還是硬着頭皮道:「我知道,你是今天才覺醒魔導書的,你怎麼可能會殺人的魔法?哈哈哈哈,不可能,你不可能會。」

「那,試試?」千澤的《新華字典》懸浮在身前,隨時可以發動魔法。

下一瞬間,領頭那人臉上的表情變化極快,好像馬上就會哭出來一樣。

另外兩人更是雙腿一夾,努力讓自己不尿出來。

「撲通」,領頭那人直接跪在地上不斷給千澤磕頭:

「您大人有大量,您大人不計小人過,我們哥仨才是前幾天被人蠱惑才進入青銅蛇的,可從來沒殺過人啊。您就把我當成個屁給放了,今後我絕不在您眼前出現……」

那人喊得一把鼻涕一把淚,但是配上他那張滿是橫肉的臉,千澤看在眼裡,總覺得有一種難以言說的不協調。

此時,巷子最裏面的三人已經徹底傻眼了,剛剛還氣焰囂張的三名惡匪,現在竟然跟狗一樣,搖尾乞憐。

千澤沒有說話,只是盯着領頭那人的眼睛。

那人看見千澤的眼神,瞬間明白千澤的意思,急忙慘呼道:「是一個穿着金色袍子的人給了我們一筆錢,叫我們進城來做事的。」

說著,還很是懂事地掏出一個小錢袋子遞給千澤。

「果然。」千澤的眼睛眯起,喃喃道。

千澤示意他把錢袋子丟在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