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學棒槌嫁豪門:一夜成了新寡婦》[玄學棒槌嫁豪門:一夜成了新寡婦] - 第1章 一千萬怎麼樣

城郊的一棟別墅內,顧微微舉着收款二維碼對着別墅的主人笑的那叫一個燦爛,「老闆,謝謝惠顧!」

別墅的主人毫不猶豫的掃了二維碼,支付了一筆不小的數目。

「師父,您老這忽悠人的本事又見漲啊!不就卧室里飄了幾個小鬼,我幾拳就打跑了,你居然收了人家那麼多錢!」

出了別墅,顧微微撇着嘴,故作正義凜然的吐槽師父葉青。

「小沒良心的!」葉青哼罵了句,「但凡你用點心,也不至於跟了為師十八年除了用拳頭揍鬼,啥也不會!」

顧微微剛要開口反駁,手機就響了。

「微微,你在哪?」顧嵐芝焦急的聲音從手機里傳來,「杜家來人了,說,說杜家要接你回去……」

「……」

顧微微緊抿着嘴唇,一雙笑眼瞬間變得陰冷起來。

杜家?

呵,就是當初騙了她媽清白,誓言旦旦說他是單身要娶她媽媽,結果被老婆打上門來的那個狗男人?

「媽,你別急,我馬上回去。」

掛了手機,顧微微看了眼一旁的葉青,「師父……」

「走吧!別讓那群人難為你媽!」葉青表情嚴肅,師徒倆轉身便上了車。

顧微微一進門,就看家裡多了一個五十多歲的男人,穿着講究,一雙三角眼裡寫滿了精明。

「微微你回來了!」顧嵐芝連忙迎過來。

顧微微的媽媽顧嵐芝這些年被病痛折磨的憔悴不堪,但依舊這擋不住她的美貌。

「嵐芝你沒事吧?」

不等顧微微說話,葉青便急着先開口了。

顧嵐芝看着葉青,搖了搖頭,有些擔憂的看向了顧微微。

顧微微拍了拍母親的手,轉頭看向那個中年男人,聲音清冷的問道:「你是杜家派來的?」

「二小姐,鄙人姓付,是杜家的管事,這次是來接二小姐回杜家的。」

付管事對着顧微微頷首點頭,語氣聽起來畢恭畢敬的,可態度傲慢,一副狗仗人勢的樣子,全然沒把顧微微她們母女放在眼裡。

「你回去吧,我對杜家不感興趣。」顧微微面無表情的下了逐客令。

「二小姐別急着拒絕。」付管事說著,掃了眼站在一旁臉色發白,身體病弱的顧嵐芝,「你母親的病恐怕撐不了太久,家主前不久找到了合適的腎源,二小姐不妨回杜家求求家主,或許有意外驚喜。」

付管事笑容陰沉,說著明目張胆威脅的話,讓顧微微狠狠攥緊了拳頭。

她媽媽病了這麼多年,急需換腎,這些年她跟着師父四處賺錢,終於攢夠了手術費也等到了合適的腎源,可就在手術的前一天,醫院突然通知他們,說之前通知錯了,那個腎源已經安排給了別人。

現下聽了付管事的話,顧微微心裏便確定,之前動手腳的一定就是杜家。

想到這顧微微的眼神又陰冷了幾分,待到她抬起頭來時,便露出一副皮笑肉不笑的樣子,對付管事說:「照這麼說,我今天還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