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了個一世長安的願》[許了個一世長安的願] - 第一章 他是我的心上人

方亭幽雨。
宋玉綽在美人榻上悠悠醒轉,目光落在眼前頎長素雅的俊影上時,只覺得自己尚在夢中。
她朱唇微動,低吟了一聲,「謝長安。」
夏風搖曳滿池菡萏,淡香沁脾。
夢中的人影動了動,緩步走來。
她始覺末暑難熬,方涼爽一點便能使人陷入這深深夢魘。
宋玉綽微微蹙了蹙眉,想強迫自己清醒,但人影已近在咫尺,近得能看清那青巒般的眉眼。
雖身影仍在一片飄渺雲霧中,她卻捨不得醒了。
眼前的男子有個動聽的名字,是戚國第一琴師,亦是她的心上人。
謝長安。
而此時的宋玉綽,重生已有幾月余了。
前世,她痴愛另一人,未曾將旁人放入眼底,卻不想深情只是奔赴了一場陰差陽錯的算計!
直至她一襲鳳披霞冠,鮮血淋漓死於那人之手。
「我可憐的長公主,其實當年救你的人,並不是本相,很意外吧?」
恨,她好恨啊。
「不!

他是誰?」她幾乎不能瞑目。
連庭看着幾欲斷氣的鳳影,恥笑出聲:「謝長安,那羊脂玉佩是此人所有。」
「哦,臣險些忘了,長公主殿下怎麼會有印象呢?
沉仙閣里一名微不足道的琴師罷了,還曾被本相攜你一同羞辱過。
不過長公主放心,那小白臉已走在你前頭。
被扒盡衣衫,弔死在沉仙閣門前了。」
「連庭!
若有來世,你一定不得好死。」
她宋玉綽連累了兄長,害了戚國百姓,更害死了謝長安。
沒想到,命運竟真讓她重生了,重生在這個足以挽救的時機。
這一世,宋玉綽是來贖罪的!
恍惚回神,指尖只觸摸到一片薄涼的衣角。
她不由心中一黯,「謝長安,你的琴呢?」
未料夢中的他肯回話。
那熟悉的聲音低低沉沉地響在顱頂,「還有心思管我的琴,你在這涼亭中待多久了?」
她聽得心中甚是舒坦,想來他在夢裡是願理會她的。
便乖乖道,「沒有多久,我不就是在等着你來。」
面前的男子噤了聲,她看不清他的神色,便心裏一空,只能急忙啟唇:「長安。」
即使在夢中,她還是有無限擔憂。
俊眉微蹙,男子微嘆了一口氣,「我在。」
宋玉綽刮過他耳鬢旁散落的一縷發,心中歡喜。
片刻後,男子修長的指卻悄無聲息伸了過來,為她攏緊肩頭的雪白錦裘。
她的身子便不由自主地僵硬,是了,這是在夢中,他才會如此不同,因為不是真的謝長安,所以,不會厭惡她。
那麼是不是她做什麼都可以?
宋玉綽只覺得腦中一片混沌,周身也不由地生汗,似乎有些呼吸不過來,只能輕喚:「謝長安。」
男子沒能應答,因她已經欺身過去封住他的唇,那麼小心翼翼。
她能察覺到頎長的身形是瞬間僵硬的,唇上是涼涼的觸覺,十分柔軟,她也顯得很不自在,但這幾分不自在卻在下一刻全然傾覆。
她頭昏腦漲,直到嘴中溢出濃濃的血腥味。
宋玉綽是在第二天早晨醒來的。
醒時綠漪正戰戰兢兢立在床頭,手裡捧着碗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