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了個一世長安的願》[許了個一世長安的願] - 第三章 他是謝長安

宋玉綽攤手保證,「本宮這麼大個人,還怕弄丟了不成?
再說,馬車就在門外巷子里候着,有樓武在,還能回不去么?」
念奴略微想了想,躍上房檐便消失了。
「……」本以為她還要說些什麼,沒想到送棋譜的心情比自己更為迫切。
這樣也好,難得能有機會自己散心。
沉仙閣接近後門處辟了條青石小路,兩側栽滿了瘦高的翠竹,走到底便是一面朱紅的小門,宋玉綽覺得今日這條路委實有些漫長。
按着記憶早該見到那面小門,她卻走了許久都望不到盡頭,青石小路上白雪皚皚,寒風蝕骨,讓她不得不攏緊了身上的錦裘。
她又走了一會兒,只覺得頭暈目眩,心中冒出些不好的預感,又不敢輕易認定,只得咬着牙往前走。
但當她轉過彎,瞥見兩條分岔的小路時,宋玉綽不得不承認,自己的確是,迷路了。
記憶里,明明沒有這樣的小徑,今日竟如此古怪!
她狐疑地往四周打量,寒風凜凜,白雪覆蓋大片竹身,除了偶爾的鴉鳴,什麼都沒有,只能再隨意擇了一條道繼續前行。
她走了約半刻,寂靜的竹林中忽然傳來一聲喘息,整個人一驚,頓住腳步。
那喘息聲的源頭似乎就在竹林中不遠處,且越來越沉,甚至夾雜着柔媚的嗓音,她將目光移過去,竹影晃動。
「……」 她不敢置信自己看見了什麼。
可方卿卿不是說,沉仙閣的後院是不能擅入的么?
怎麼能有男女廝混到此處?

宋玉綽趕緊逃離。
竹林中男子沙啞的聲音伴着寒風的簌簌聲又傳來:「玉萼。」
她越加快步地往回走。
既然此處有旁人,必然不是出閣的路,她一邊暗怪自己選錯了方向,一邊思念着念奴。
又回到分岔路口,這一次,她踏向右邊的腳步微頓了頓,倘還是錯了……她便回到同念奴分開的地方,等着念奴回來尋她。
這麼一想,踏出去的步伐就有了些底氣。
宋玉綽走了不到一會兒,就覺得腳開始發麻,一張小臉凍得通紅,她只能不斷搓着手心給自己呵氣,這回,竹林寂靜得悠然。
恍惚間,傳來寥寥琴音。
琴聲悠揚,如空谷幽蘭乍起在這林中,她不由頓住腳步,又聽得空靈一弦,便再沒了聲響。
不久後,她瞥見了面朱紅的雅緻長門,雖不是出閣那面,鬼使神差地,她還是推開了,木門後的園中是一方清池,上面冒着繚繚輕煙。
這是一方溫池。
要命的是,這方溫池裡泡着個裸着上身的俊美男子,墨發披散,煙氣繚繞,宋玉綽覺得自己恍惚見到了仙人。
仙人睜開了俊目,淡淡開口,嗓音猶如山水之籟。
「這位兄台,有何貴幹?」
她臉騰地一紅,「方,方才那琴音可是公子所奏?」
俊美的仙人冷道:「嗯。」
宋玉綽心裏一熱,「公子的琴音不俗,與我娘很像。」
「……」 見他面色不怎麼好,宋玉綽方才想起這是個什麼地方。
倘他只是賣藝的琴師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