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寸相思,十里桃花》[一寸相思,十里桃花] - 第10章 你去死吧

傅眉痕淡然一笑,一臉視死如歸。
有人上去將孩子和李銘瑄帶了下來。
「皇后,小殿下安然無恙,但太子殿下昏迷了。」
侍衛稟報道。
「銘瑄!」
阮飛鴛看到李銘瑄渾身浴血的樣子,臉上終於多了幾分動容,急忙走過查看。
就是此刻。
傅眉痕伸手按住了身上的袖箭,射到綁在傅銘瑄身上的火藥就會爆炸,到時候,他和阮飛鴛都會死。
只要她射出——
「眉痕——」李銘瑄明明還在昏迷,卻着急地喚着她的名字。
傅眉痕即將出手的動作一僵。
而阮飛鴛卻彷彿被人狠狠打了一個耳光般,憤怒地看向傅眉痕:殺了她!
只要傅眉痕活着一日,銘瑄就忘不了她。
想到這裡,她眼底帶足了恨意,一邊擋住李銘瑄,一邊厲聲呵斥道:「傅眉痕意圖造反,謀殺太子和小殿下,立刻給我抓起來,等皇上定奪!」
說著,她目光在一個長得很平凡的御林軍頭領身上微微頓了下,眾人飛快撲向傅眉痕。
傅眉痕退後一步,再次摸上袖箭。
李銘瑄,別裝了!
我不信,我一點都不信你!

她一咬牙,正要動手,忽然已經奄奄一息的嬰兒發出驚天大哭。
傅眉痕的手一抖,終於將手從袖子里抽了出來。
罷了,她嘆了口氣,露出一個蒼白的笑容,家裡的人死的死殘的殘,她不想再造殺孽,如果火藥被引燃,那個小嬰兒也會跟着一起死掉。
「孩子,就算是娘替你積福,讓你來生投個好胎。」
傅眉痕想到這裡,只是定定站在那裡,任憑御林軍一擁而上將她綁緊。
而阮飛鴛看也不看她一眼,指揮人將李銘瑄撫上馬車,她也跟着上了車,趁沒人看到,她摸着李銘瑄的臉,忍不住上去動情一吻。
結束後,她充滿愛意地看着李銘瑄的俊顏柔聲道:「銘瑄,我帶你回去,以後你只有我,我會伺候你,讓你忘記傅眉痕。
看她把你害得多慘,竟然想要殺死你!」
說完,她又挽起帘子,看了眼外面那個泯然眾人的御林軍頭領,那人注意到她的目光,立刻點點頭,陰沉地蹭了蹭鼻子,轉身離開。
跟上了押解傅眉痕的隊伍。
……
押解傅眉痕去大理寺接受審判的人並不多,阮飛鴛只派了十個人,大部分的主力要護送李銘瑄和她回皇宮。
而這十個押解傅眉痕的御林軍,有九人死在了路上。
「你……叛徒!
!」
其中一個御林軍的肚子被破開,腸子流了一地,他死死抓着殺人者的褲子,痛苦地叫道。
殺人者一腳將他踢開,提起刀來,一刀砍下那人的頭。
傅眉痕坐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