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寸相思,十里桃花》[一寸相思,十里桃花] - 第3章 自裁就是

幾個人立刻將傅眉痕按到在地上,寸長的針,狠狠刺入她頭上的穴道。
傅眉痕一陣眩暈,身體本能想反抗,換來的卻是徹骨之痛。
如此清晰地提醒她。
她已武功盡失,是個廢人!
原本該就此自裁。
可為什麼還不肯死呢?
傅眉痕皺眉,腦海里再次閃過一個個親人的面孔。
眼底酸澀,臉上卻越發冰冷,淡漠。
半響,長針撤去,傅眉痕皺了皺眉,發現對於以往的某些記憶模糊了許多,她嘶啞問道:「阮飛鴛,你到底想對我做什麼?」
「讓你忘記不該奢望的,好好體會已經失去的。」
阮飛鴛意味深長地笑。
傅眉痕勾勾唇,盯着阮飛鴛:「我得不到的,你也得不到。
就算我忘記了他,你卻要惦記一輩子,我同情你。」
啪!

一個凌厲的巴掌,扇得傅眉痕臉偏向一邊。
傅眉痕擦了下唇角的血絲,蹙眉:「你會功夫?」
阮飛鴛眼波微閃,但隨即就優雅地收手,還拿手帕將手擦了擦,她知道了又如何?
反正今日跟着的都是心腹,想來也傳不出去。
「你也別怪我,我就是擔心你,你自己病了不覺得罷了,來人,上菜,多給傅將軍吃點肉。」
說到肉字,阮飛鴛突兀地笑了下,眼神里有什麼瘋狂涌動。
傅眉痕直覺不對勁,她拚命反抗,但肉還是被一團團塞進她嘴裏,逼着吞下。
阮飛鴛很安寧,甚至有些愉悅地看着傅眉痕徒勞掙扎。
從前那麼不可一世的女人,不也在她手裡了嗎?
「娘娘,我們——還是算了吧,現在她已經不足為懼。」
身旁的奶娘臉上露出擔憂的神情,低聲勸說阮飛鴛。
算了?

憑什麼?
這傅眉痕,從小習武根本不像個女人。
而自己長得千嬌百媚,還是太子的救命恩人,可李銘瑄一向對她客氣有餘,親密不足。
即便她為他嫁給皇上,他也只是許諾未來一個太后之位。
這麼久了,別說和她有肌膚之親,只要她不裝病,看都不會來看一眼。
想到這裡,她心裏一股怨恨刺得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