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遺憾的過去》[遺憾的過去] - 第2章 再次相遇

風羽望着已經遠去的小女孩,有點木訥的撓了撓頭,並沒有聽懂她剛剛在說的什麼,好像是要摸摸抱抱他的小白?

看着小白不再逃跑,風羽嘿嘿的傻笑起來,蹲下身來,擰着小白的耳朵故意氣狠狠的道:「臭 臭 臭 小 小 白 這 這 次 看 看 看 你 還 還 跑 跑 不 不 不 跑 跑 了 了 快 快 跟 我 我 回 回 回 家 媽 媽 媽 一 一 會 會 會 該 着 着 急 急 急 了 ……… 」

領着柯基小白一路回到自己的家,風羽才鬆了一口氣,幸虧小白並沒有跑遠,風羽還能依靠着來時的記憶找回去,不然到時只能依靠小白來帶路找家了。

其實風羽家的大門是智能化的,從風羽追小白離開家的那一刻,風羽的母親楚可就已經知曉,只不過選擇了偷偷尾隨,看到兒子風羽開心的樣子,楚可眼中強忍着淚水,臉上滿帶着笑意,心中開慰道,自己的兒子已經在慢慢長大了,雖然先天性大腦發育遲緩,但他很懂事,真的很懂事…………

時間總是過得很快,眨眼間,一個月光陰就這麼悄然而逝了,風羽也敢獨自一人走出自家的大門,去外面的世界看一看,當然還少不了這個柯基小白。

明媚的陽光照射在樹木的枝葉上,閃爍着陣陣光影,風羽領着小白悠哉悠哉的在街道上瞎逛,身後有個背包,包里放着一萬塊錢現金,這是楚可用來給兒子應急的零花錢。

作為首屈一指的大都市,人山人海的來往着這城市,風家又是開發了這麼一片特色農家院旅遊景區,更是匯聚天南地北的旅遊人員到此一游,體驗特色農家樂。

不比清晨的安靜,此時的上午有些喧囂,一大批的旅遊人員來到了這裡,由導遊帶領着,這個導遊是一個年輕小女孩,扯着稚嫩的嗓音喊道:「歡迎各位遊客們來到咱們這邊最有名最有特色的農家院旅遊景區,接下來,我將會帶大家一一介紹不同的農家院風格,還有歷史文化等等,最主要的是你們大家可以近距離的參觀一下風家的豪宅,想必大家對於風家是很有印象的,作為國內還有國際上都首屈一指的家族企業,給國內帶來了眾多的就業機會,創造了很多的善舉,他們的家就坐落在這裡,我先帶大家參觀不同風格農家院,最後目的地風家住址,不過,我需要提醒大家的是,可以遠距離拍下照,不可以離近哦!」

風羽望着眼前這個小女孩,貌似想起來了一些,前段時間遇見過一次。

不過與自己年齡相仿,她就充當了導遊?真的很厲害,風羽踢了一腳小白。

小白憤憤的「汪汪」兩聲表示抗議。

風羽對小女孩楊怡已經記不太清了,本來腦袋就笨拙,不太容易記起事情,不過,小女孩楊怡卻還記得風羽和小白,當然最主要還是記得可愛的柯基小白。

帶領着一群旅客們從風羽面前走過,還惡狠狠的瞪了風羽一眼,冷哼了一聲,便又接着用稚嫩卻熱情高漲的嗓音介紹着周圍。

風羽丈二和尚摸不着頭腦的,迷糊的腦袋這樣想着,這個小女孩怕不是有病吧?不然為啥會突然一瞪眼又哼哼…………

繼續領着小白閑逛,風羽不太喜歡說話,因為他知道自己語言表達能力不行,也知道自己特別笨,從他母親反反覆復,不厭其煩的教同一件事的時候,他就已經知道了,可是他腦袋就是跟不上,他心裏明白,卻做不出正常的反應,其實風羽並不笨,只不過大腦發育遲緩,導致的他身體反應能力跟不上節奏,他明白家裡人為他所做的一切,他明白他需要自身來改變自己,才能改變這該死的命運,他不止一次感受到背後默默注視着自己,默默關愛着自己的目光,那是他的爺爺奶奶,那是他的爸爸媽媽,他給自己定下了一場蛻變儀式…………

走着走着,不知道什麼時候就來到了笙湖邊,看着湖邊擺放着一排排的長椅,風羽領着小白徑直走向了距離最近的一處長椅位置。

抱着小白放到了長椅上,風羽望着笙湖開始發獃,他想要一場刺激大腦的儀式,這場儀式需要經歷生與死才能徹底刺激大腦,或許能刺激成功,或許依舊不能,這是一個未知數,但能從六歲的風羽遲緩腦子當中想到的,就只有這麼極端的辦法。

風羽站起身來,瞅了瞅周圍,發現行人稀少,伸出白皙稚嫩的小手摸了摸柯基小白的腦袋,眼神當中透露着堅定與執着。

這是風羽從出生起,就刻在骨子裡的堅定與執着,這是獨屬於風羽的驕傲,不瘋魔不成活。

沒有流露出任何懷念,直接一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