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遺憾與甜蜜過肩》[遺憾與甜蜜過肩] - 第4章 陰晴不定的老男人

慕小涵趴在古軒胸膛上思考良久還是不知道怎麼去解釋,事情很複雜自己也記不清楚,全說出來照古軒這脾氣怎麼著也會第一時間去解決到時候要是打草驚蛇,豈不是偷雞不成倒舍一把米,而且關係著很多人。

「啪!」

一個響亮的聲音打斷了慕小涵的思緒,她回頭看着屁股上那隻作惡的手掌再看看一臉不耐煩的男人。

「你幹嘛又打我屁股!」

「誰叫你半天不說話。」

「我這不想事情么。」

「我又不是讓你把這五年的細節全講了,得得得,我問,你回答。」

聽到這句話的慕小涵嘴角上揚,此刻滿身輕鬆,心想道:「誒!這不就好辦了。」

古軒豎起一根手指說道:「第一個問題,你這五年去哪了?」

「哪也沒去,摔河裡撞着頭昏迷四年半。」

「嗯,第二個……不對?你剛說什麼?」剛還對回答一臉滿意的男人腦子反應過來後抱着慕小涵坐了起來,從眼睛到表情都是驚訝和不可置信。

「昏迷四年半啊。」

「怎麼昏的?」

「摔河裡撞着頭了啊。」

「我看看,哪呢?」古軒兩隻大手抱着女人的腦瓜子歪過去歪過來的看。

「別晃悠我了,額頭上,喏,頭髮擋着的」說著慕小涵便伸手將額頭偏右上方的頭髮撩開,摸着疤痕。

男人看了看伸手也去摸了一下疤痕,看着淡淡的疤痕疑惑道:「不應該是個大傷口嗎?」

「還記得你去接我的時候接待你的那個阿公嗎?」

「嗯,記得。」

「我剛出事就被我姐送進搶救室,全身的傷口處理好了之後我就被送到阿公那裡去了,這個阿公醫術很高明的,要不是他,我現在身上都是疤痕。」

古軒滿眼心疼的看着眼前的女人,見她沒有任何不好的情緒他更心疼了,他將女人抱在懷裡,緊緊地抱着,手掌輕輕撫摸着她的頭。

「好了,這件事情我就不問了,不揭你傷疤了,要是難受可以哭的,不用在我面前逞強。」

慕小涵在古軒懷裡愣了愣,微微抬頭看着男人那滿臉的心疼和濕潤的眼眶,她怎麼也沒想到明明是自己受傷他看起來卻比自己還傷心,她伸手撫摸着男人的臉龐。

「好啦好啦,我沒有逞強也沒有什麼好傷感的,就當睡了一個很長的覺」

聽到最後一句話男人突然鼻子一酸原本憋着的眼淚流了出來,他別過頭躲開慕小涵的手自己擦着眼淚,小聲的說著:「可你在我的青春里消失了五年。」

慕小涵望着男人的側臉,看着他濕潤的眼睛自己也突然有些想哭,但她忍住了控制好情緒,為了氣氛不這麼壓抑趕緊轉移話題:「好啦好啦,咱們進行下一個問題吧。」

「嗯……我想想,」古軒抱着懷裡的小女人像哄小孩一樣慢悠悠地搖來搖去「你和他現在還有聯繫嗎?」

「啊?他?」慕小涵一時間沒有反應過來古軒說的是誰,一雙充滿疑惑的眼睛看着他。

「嘖,路啟。」

「啊……我醒來的這半年除了聯繫我家裡人就沒有和其他人有聯繫。」

「哦,連我也不聯繫,」古軒想到女人醒來半年都不來找自己便開始陰陽怪氣的說起話來「也是,男朋友都沒找,更何況我這個前男友,還是個被拋棄的!」

「這哪跟哪?下一個問題。」

「要不要和我結婚?」

「哈?」明明是在問這些年發生的事情,這突如其來的求婚讓慕小涵有些不知所措。

古軒看着她一臉的不知所措半天不說話,心裏堵得慌不爽地說道:「換成是他你就直接答應了吧,起開,重死了。」

慕小涵全程一臉茫然的看着古軒把她抱起來放在一旁後回到房間重重的把門關上,慕小涵聳了聳肩滿臉無奈趴在沙發上晃悠着雙腿玩着手機嘴裏嚷着:「奇奇怪怪,明明是問問題,突然就生氣,真是個陰晴不定的老男人。」

被氣進房間的古軒在屋裡轉悠一圈拿起一旁的枕頭怒氣沖沖的朝床上砸了幾下,開口罵道:「MD,你醒來找誰干我屁事,跟我結不結婚干我屁事,和姓路的有沒有聯繫干我屁事,靠!好煩!」

男人盡量壓制住怒火,為了讓自己冷靜下來打開門去客廳喝水,剛就被氣得不輕現在出來還聽見那女人罵自己老,這就算了關鍵自己在生氣她還一臉無所謂。

剛說完慕小涵就渾身不舒服,感覺一雙眼睛盯着自己,撓了撓腰桿轉頭就看見一張比鍋底還黑的臉,慕小涵愣了兩秒對上那人想要殺了自己的眼神的時候,她手裡的手機落在了沙發上,心想道:「完了完了完了,我屁股要遭殃了。」

見古軒朝自己這個方向走來,慕小涵連忙拿起手機就跑,奈何腿短人家手一伸就給拽過去了,跑都跑不掉。

慕小涵雙手合十對着男人撒着嬌:「哥哥,我錯了,你放過我嘛~」

「這樣撒嬌可不管用,加點其他的東西在裏面去才好使」說完男人彎腰就將人打橫抱起往卧室走去,一點都不拖泥帶水的。

「別碰我屁股不許打我屁股!」

「好,不打。」

「那那那那別掐我。」

「捨不得。」

「那你要幹嘛啊?」

「不幹嘛gan你。」

「啊啊啊啊啊!你一天不和我鬧你渾身不舒服是不是。」

「不是。」

「那你要幹嘛啊?!」

「一會兒你就知道了。」

「啊啊啊啊!老男人!」慕小涵雙腿搗騰着。

古軒停了下來凝視着懷裡鬧騰的小女人。

「再鬧我就扔地上了。」

「你扔啊!趕緊的!」慕小涵瞪着眼前的男人,她巴不得他給她扔了,她好跑路。

「呵呵呵,我才不扔,就你那點小心思,現在腦子裡想的是我把你扔了你好跑路吧。」

哦豁,又一次被看穿,慕小涵尷尬的笑了笑,伸手摟着古軒的脖子,開口說道:「嘿嘿,哥哥這話說得,哪有嘛!」

說完慕小涵就掙脫要跑,古軒使勁將人抱着往卧室走,慕小涵見沒跑得掉就伸手抓着門框開始大鬧。

「你本來就是陰晴不定的老男人,一會兒生氣,一會兒樂呵呵的,剛還溫溫柔柔的,現在又要欺負我!更何況你本來就比我大!就是老!都27了要奔三了,憑啥我不能說,你急什麼急!你個小肚雞腸的男人!啊啊啊啊!你放開我,老娘要跑路!」

古軒怕傷着慕小涵的手就站在原地不動,看着女人這麼鬧騰屬實是煩躁,伸手給她把小手扳下來,不等對方反應過來就扔床上去。

「奔三怎麼了,精力正旺盛,正好可以讓你體驗一下成熟男人,體驗完你就知道我老不老了。」

男人把慕小涵壓在身下,將她的雙手舉過頭頂交叉着,一手握住她的手腕,一手將自己睡衣的紐扣jiekai,防止身下的女人掙脫,一點機會都不給,很快就jiekai了自己的睡衣。

骨節分明白得反光的大手握着小小的手在那有着很明顯的肌肉線條的身體上撫摸着,男人炙熱的雙眼盯着此時不哭不鬧緊閉着雙眼臉紅得不行的慕小涵。

見身下的小女人緊閉着眼睛,古軒皺了皺眉頭,隨後嘴角上揚邪笑着。

他將自己的額頭同身下小女人的額頭靠在一起,因為身體上的燥熱使男人的嗓音帶了些許的沙啞,他威脅道:「這麼膽小?嗯?寶寶,摸都摸了,也睜開眼睛好好看看為你鍛煉的身材啊,不睜開的話是會被欺負的。」

古軒又將慕小涵的小手壓了回去,剛還握着她的手這時正用食指划著她睡衣上的紐扣,見女人還是不睜開眼睛,解開了她鎖骨處的紐扣。

「這麼倔強?一會兒可不要哭哭哦~」

慕小涵別過頭死咬着下嘴唇,緊閉着雙眼,她在心裏咆哮着:「天王老子來了我也不看你,打死也不看!」

古軒見小女人咬得下嘴唇都泛了白,無奈地笑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