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婚到底:總裁寵妻無節制》[一婚到底:總裁寵妻無節制] - 第6章 小狐狸,我們又見面了(2)

什麼叫見鬼,這就叫見鬼了。

她不會看錯了吧?

尚語溪擦了擦眼睛,眼前的人還是存在的。

這人不是別人,就是上次那個男人!!!

江深墨看着尚語溪呆愣的樣子,收起了笑容,邁開長腿走了進去。

隨即門砰地關上。

江深墨慵懶的坐在沙發上,倒了一杯茶,細細品味着,周身的危險氣息卻揮之不去。

請問,還有沒有後悔葯可以吃?

「尚語溪。」

「到!」尚語溪條件反射地應答道。

「有沒有什麼話要說?」

為何這話從這個男人口中說出,就有一種要被凌遲的感覺。

尚語溪眼睛咕嚕咕嚕轉了轉,連忙回答道:「有!」

「說。」

尚語溪燦然一笑:「那個,才三天不見,您又變帥了。」

「哐當」一聲,守在門口的江寒一不小心把手上的手機砸在了地上。

江深墨握着杯子的手一頓:「繼續說。」

尚語溪努力觀測着江深墨的表情,然而仔細看了一遍,仍舊沒有看到什麼表情。

不過一想,說好話總是沒有錯的吧。

尚語溪臉上的笑意更甚了:「您是我見到過最慈眉善目的人,比那活菩薩還慈眉善目!」

門口的江寒強忍住笑意。

江深墨挑了挑眉:「活菩薩?慈眉善目?這還是第一次有人這麼形容我。」

尚語溪一聽,立即補充道:「對!少爺就是您剛剛挑眉的動作,那真叫一個威風颯颯,您論第二,沒人敢論第一。」

江深墨這才仔細打量起這張喋喋不休的小嘴,果然是只小狐狸。

「你知道我最討厭什麼嗎?」

尚語溪心裏嘀咕,我又不是你,我怎麼知道你最討厭什麼?不過表面上仍舊好奇地問道:「什麼呀?」

江深墨起身,居高臨下地看着眼前嬌小的女人:「我最討厭狐狸。」

「嘎?」

「表面一套,背後一套。」

尚語溪心裏疙瘩了一下。難道這人不吃這一套?她立即話鋒一轉:「對的!我也最討厭狐狸了。像我們這麼正直的人,那可是祖國的棟樑。怎麼能做表面一套背後一套的事情呢?少爺,您說對吧?」

江深墨像是看着稀有動物一樣看着尚語溪,半晌後,才幽幽道:「你知道你的外號叫什麼嗎?小狐狸!」

尚語溪立即挺直身板:「少爺,我知道您取這個外號的寓意。」

尚語溪見江深墨沒有打斷,繼續說道:「就是讓我代表正義一族,消滅那些邪惡的狐狸!」

話落,一陣沉默。

江深墨伸出了手,尚語溪下意識往後倒退了幾步。直到抵住了牆,才停了下來,故作鎮定地看着眼前的男人。

看着他,總讓尚語溪有一種被抹脖子的感覺。

只見江深墨的手離尚語溪越來越近,尚語溪猛地閉上了眼睛。隨即感覺臉上一疼,江深墨狠狠捏了一把尚語溪的臉。

「今天,我終於見識到了什麼叫做真正的厚臉皮。」

尚語溪睜眼,臉一陣紅一陣白,異常精彩。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