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婚到底:總裁寵妻無節制》[一婚到底:總裁寵妻無節制] - 第7章 我這個人就是錙銖必較

第7章 我這個人就是錙銖必較

「你知道我這個人最大的特點是什麼嗎?」

尚語溪又在心裏翻了個白眼。她又不是他的蛔蟲,她怎麼知道他最大的弱點?

江深墨見尚語溪沒有回復,重複了一遍:「你知道嗎?」

尚語溪只得裝作好奇寶寶道:「不知道,您請指導。」

江深墨冷哼一聲:「我這個人就是錙銖必較。」

尚語溪心裏疙瘩了一下。江深墨轉身,走到床邊,一把掀開了被子。

那幾個顯眼的大字便露了出來。

「男人,就你的吻技,一塊錢。這是你的酬勞,收下吧,不用謝了。至於病,本小姐不治了!祝您早日康復!」

尚語溪連忙一屁股爬上了床,擋住那些字:「這是誰寫的啊,這麼不懂事。我一定認真替您清理掉這些東西。」

江深墨雙手環胸,似笑非笑:「該算賬了。」

尚語溪裝傻:「算賬?算什麼賬,我數學沒學好!」

「語文學好了就行。」

「什麼意思?」這下尚語溪是真的不懂了。

「只要能聽得懂人話就可以。」只見江深墨掏出了一張紙,朝着門口喊道,「江寒,進來。」

江寒立即雄赳赳地走了進來,江深墨把紙頭遞給了江寒:「念!」

江寒一看紙上的內容,心中一疙瘩,不忍心再去看旁邊自家神武的主子,心一橫念道:「尚語溪女士你好,我代表**正式通知你。您需要賠償給江深墨先生七十一萬兩千人民幣。以下是具體條例:你用的筆是德國進口的鋼筆,因為你使用了一次後無法再次使用,價格一千。你下面的床單,是五星級酒店的招牌,給你折價一千。你當時承諾了治病,卻毀約,需要賠償給江深墨先生毀約金一萬。另外,這幾天你讓江深墨先生精神受到了折磨,工作被極大地影響,江深墨先生所在的公司每天盈利上百萬,不過看在你還是學生的份上,給你折價,只需支付江深墨先生精神損失費五十萬。這總共是七十一萬兩千人民幣。」

備受打擊?她怎麼半點沒看到他受到打擊的模樣!

尚語溪從床上蹦了起來,忍不住爆粗口:「放屁!」

此話一出,江深墨眼中的笑意更甚了:「江寒,再讓律師添一筆,辱罵當事人。」

江寒忍不住有些鄙視自家少爺的惡趣味了:您一個大爺們,這麼欺負一個小姑娘真的好嗎?

「你以為法院是你家開的?」

江深墨勾唇道:「不好意思。法院院長江明是我親叔叔。」

「好!七十一萬兩千人民幣是不是?」尚語溪氣極反笑。

江深墨點了點頭:「嗯,你還了一塊錢,準確的說,應該是七十一萬一千九百九十九人民幣。」

尚語溪從桌子上拿了一隻鉛筆,在床單上寫下了「七十一萬一千九百九十九人民幣」幾個大字,樂滋滋道:「拿去吧。七十一萬一千九百九十九人民幣,一毛錢也不落。」

江寒瞪大了眼睛,原來這樣也行?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