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婚到底:總裁寵妻無節制》[一婚到底:總裁寵妻無節制] - 第7章 我這個人就是錙銖必較(2)

>

尚語溪看兩人不語,繼續說道:「我還可以把它剪下來掛在您床頭,讓您天天看着。」

尚語溪傲嬌地揚起了頭,要比誰會玩,他們玩的過自己嗎?

江深墨看着尚語溪傲嬌的模樣,回過了神,對江寒囑咐道:「待會兒就把欠條送到尚家去。」「你玩真的啊!」尚語溪跳了起來,「不帶這樣的!」

江深墨雙手環胸:「我從來不玩。要來,就來真的。」

尚語溪氣悶,連忙跑道桌子旁,拿起了江深墨剛剛喝過的茶杯。

江寒警惕的擋在了江深墨前面。

只見尚語溪把杯中的茶水全部倒在了床單上:「反正這床單價值一千,多一點污漬少一點污漬都是這個價格。不如毀了。」

江深墨點了點頭:「你說的有道理。」

江寒立即把眼光看向了自家少爺,自家少爺必有後文。

果然,只聽得江深墨繼續說道:「你倒的這杯茶,是上好的西湖龍井。給你折個價,算個一百元吧。江寒記上。」

尚語溪忍無可忍了,如果眼神可以殺死人,尚語溪一定第一時間把眼前這個男人給殺死。

江深墨雙手插着褲袋,酷酷地說道:「好了。你可以走了。單子很快就會送過去的。」

尚語溪氣得胸口疼:「你到底想幹嘛?」

「幹嘛?我不想幹嘛。生意人,欠債還錢,天經地義。」

尚語溪瞪着江深墨。實在是忍不住了,沖了上去,一把跳到了江深墨的身上,像是樹袋熊一樣抱着江深墨,手緊緊勒着江深墨的脖子。

江寒正想上前,想了幾秒,卻又退了下來,心裏還樂了幾分。

江深墨身上掛了一個人,脖子還被勒着了,吼道:「你幹嘛?下來!」

「我才不!反正我也賠不起這麼多錢。你的命比我的值錢,我們一起同歸於盡吧!」

說著,手上的力道加深了幾分。

「想跟我同歸於盡?你還太嫩了。」江深墨眯起了眼睛,隨即一個過肩摔,尚語溪就被無情地扔在了地上。

尚語溪摸着自己的生疼的屁股,「哇——」地一聲大哭了起來。

一邊哭還一邊罵:「我要回家!我要告訴我爸我媽,你欺負人!哇——從小到大,都沒有人這麼欺負我,你打我,罵我,恐嚇我,我不活了?!怎麼會有這種混蛋?我到底是倒了什麼霉才遇上了這種人……」

江深墨還沒意識到發生了什麼,看了看江寒,江寒也是一臉懵。

兩個大男人,曾在刀尖上過日子,但是這種小女生的把戲,還是第一次遇到。

江寒摸了摸鼻子,在江深墨耳邊輕聲道:「那個——少爺——會不會玩的大了一點?畢竟還是個小女孩——」

江深墨也有些後悔了,自己是吃了空了太無聊了才會扔着那麼多正事不幹,跟一個小姑娘鬧了起來。自己都二十八的人了,這隻小狐狸,看起來也不過剛入大學的樣子。

也罷。

江深墨難得地聲音放柔了一點:「別哭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