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兩相思二兩酒》[一兩相思二兩酒] - 006.後顧之憂

  我不太認為顧安心有什麼作為,譬如說,會真的把我贖身出來。

  我既沒有抱有期待,也沒有去想過這件事情。

  沈蒼朮找我的時候是一個月後了,我不知道他是如何出來的,按照道理說,被皇上查兵權這件事情不算是小事,特別是威脅到皇權這件事情,所以他不可能這麼快出來的。

  我不知道其中的緣由,我自然也不會問。

  雖然我早就已經不是我,他卻還是他,從未變過,他喜歡用手指摸我臉的輪廓,喜歡吻我的眉心,以前總覺得他每次這般做的時候便是我入迷的時候,他笑的好看,吻的溫柔,我覺得不僅僅是我,也包括了任何一個女人,都會沉浸在他的男色之中。

  「顧安心居然向皇上提出要把你給贖身,本王覺得這顧安心真的有趣。」

  我一皺眉,當日我只當是顧安心隨口胡說罷了,沒想到,他居然真的要為我贖身?

  像是要從我臉上找尋什麼痕迹一般,他道:「本王似乎說過了,不允許任何人染指你。」

  他的聲音很輕,但是眸子裏面卻盡數是怒火。

  他一個從來喜怒不形於色的人,竟然也可以滿含慍怒。

  我低着頭道:「將軍覺得我和他死去的亡妻很相似,所以可能魔障了,這種事情我也沒有辦法避免。」

  我知道沈蒼朮肯定不會相信我這般回答,所以我儘管坦然回答便是,我更不會怕他話中有話。

  我已經不是當初那個對着他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