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陰婚不散/陰婚不散》[陰婚不散/陰婚不散] - 第003章 陰陽殊途懷鬼胎

聽外婆說陸思齊死了,我心裏只有害怕,卻並沒有多少吃驚,結合他出差回來的種種異樣,似乎越想越是這麼回事。

電話里不好長說,而且陸思齊說不定就在外面,外婆叫我用雞血糊了臉,連夜坐車回去,她會在家裡等我,還交待我,無論如何也別點破陸思齊死了的事,一旦點破,他就會行鬼事,而不是做人事,到時沒了顧忌傷的就是我了。

等我出了洗手間,陸思齊將削好的蘋果遞給我,溫柔的問我有沒有想吃什麼,我看了一下天色,已經接近黃昏,忙說自己想喝他熬的雞湯。

他明顯頓了一下,卻依舊溫柔的答應了,讓我等一會,他回去幫我燉。

等他走後,我還特意打電話給他,讓他幫我帶點葡萄,其實就是想確定他是不是離開了醫院,聽到手機那頭傳來車子響聲,這才放心的下床。

跑到醫院外的餐館裏,我出大價格讓老闆娘殺了一隻公雞仔,把血朝臉上一抹,顧不得老闆娘異樣的眼光就朝店外跑,可一出餐館,卻見陸思齊他媽手裡握着一隻滿是銅綠的鈴鐺站在路邊冷冷的看着我。

那隻鈴鐺穩穩的捏在她手裡,我腦中卻傳來了鈴聲,頭就開始變得昏沉,雙腿更是忍不住的朝她走去。

她緊繃著臉,嘴角卻勾着冷笑,耷拉着手背朝我招手,我雙手死死扯着餐館推拉門,可腿卻依舊朝那邊邁,醫院門口人來人往,大家都奇怪的看着,卻沒有一個人注意到陸思齊他媽。

我不明白自己的身體為什麼被她控制了,卻也知道一旦到了她身邊就完全被她控制了,心中隱隱發急,雙手更是死命的掰着門不肯放手。

陸思齊他媽臉上閃過怒意,手裡的鈴鐺慢慢抬起,隨着腦中鈴聲大作,我全身發痛,雙手瞬間脫力朝她走去,可剛一邁腳,肩膀上突然有什麼扭動,跟着一股子冷意瞬間湧向全身,我腦子也在那一瞬間清醒,顧不得車來車往,我拔腿就跑到了馬路中,在一陣陣叫罵聲中,拉開了一輛的士的門,讓司機快走。

而隨着車子啟動,陸思齊他媽依舊站在路邊,直勾勾的看着我,緊繃著臉上帶着古怪的神色。

我讓司機開快點,然後打電話給外婆,說了剛才的事情,她讓我別擔心,她會在家裡幫我,只要安全到家就沒什麼事了。

等上了高速,我一直提着的心才慢慢落回去,打了個電話給蘇溪,讓她幫我查一下陸思齊去哪裡出差,有沒有出什麼事。

我和陸思齊就是蘇溪介紹的,她還笑我是不是陸思齊暴富了懷疑他外地出軌,我沒心情開玩笑,讓她幫我查。

蘇溪告訴我,陸思齊因為回來的路上出了車禍晚回了一天,雖然車子壞了,可人卻沒事,而且他暴富了,直接提了輛豪車,大家也沒在意他舊車出事。

我急急的掛了電話,輸入陸思齊舊車的車牌號和出差的地點,看着手機圖片上那個車頭都癟得不成樣的舊車,裏面的人還活着,那就是真的見鬼了。

出事正是八天前,也就是說,昨晚是陸思齊的頭七。大家只知道頭七回魂夜,卻忘記了,回魂之後,陰魂就要歸地府,一旦逗留陽間,黑白無常就會用勾魂鏈將陰魂強行拘走,所以昨晚我聽到的那鐵鏈聲就是勾魂鏈,而我躺着的木箱裏面肯定就是陸思齊的屍體!

我被自己的想法給嚇到了,尤其是想到那晚那黑衣男子在木箱上折騰我,而陸思齊的屍體就在下面,更恐怖的是他現在又活了過來,說不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