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神出獄/醫神出獄》[醫神出獄/醫神出獄] - 第六章 真兇

「別!」

金老急忙打斷他,道:

「這東西本來就是我的,是我師父傳給我的。

我剛入遇時,被獄警沒收了,後來釋放的時候就找不到了。

監獄方面說,辦公地點搬了好幾次,人更是換了一茬又一茬,哪裡還能找到三十年前的東西。

我就是為了找到這東西,才向上面要求留下來的。

三十多年了,我找遍了監獄的所有角落,就是找不到,沒想到竟然在這裏面,真是沒想到!」

魏武說:

「藥房里那些柜子有很多都很舊了,看着像是檔案櫃,估計以前就是用來存放犯人物品的,後來搬到這邊改成藥櫃了。

肯定是以前翻抽屜的時候,這東西從抽屜後面滑下去了,落在了抽屜肚裏。

也是您運氣好,今天剛好我把抽屜都拿出去曬了,柜子只剩下空架子,火燒起來又快又乾淨,這才把它燒出來了。

要不然,還不知什麼時候能找到呢。」

金老撫摸着那東西,長嘆道:

「都是天意啊!應該是我與這寶貝無緣吧。

為了這寶貝,我蹉跎了一生,如今,我都九十多了,眼看大限將至,這東西卻自己現身了,你說這不是天意又是什麼?」

魏武看金老很寶貝這玩意,不由好奇地問道:

「師傅,這到底是什麼啊?對你很重要嗎?它是用來幹什麼的?」

金老正要說話,就見老錢捧着幾件衣服走過來,便道:

「你先去洗洗吧,等下去辦完手續,再來我這邊,我細細地說給你聽。

記得跟郝獄長說一聲,今晚就住我這了。」

老錢拿來的是一條嶄新的平角短褲,一件大半新的運動褲,還有一件半新的短袖體恤。

魏武接過來連聲道謝,老錢笑着說:

「別客氣,短褲還是新的沒穿過,外衣是我早上跑步穿的地攤貨,你別嫌棄就行。」

洗完澡,換了衣服,魏武跟着老錢再次返回了辦公樓。

回到六樓那個會議室,推開門,裏面的人竟然報以熱烈的掌聲,把魏武弄得有些局促。

隨後韋副檢向他表示了喜獲重生的祝賀,告訴他,他們此行的目的是來監獄通報案情,具體的手續還要等一等。

真兇是兩天前到案的,剛開始並不承認案子是他做的,直到昨天下午,DNA檢測數據出來後,在證據面前,很快就交代了。

隨後辦案人員向上級彙報,神山市公檢法、政法委幾家領導碰頭後,決定兵分三路:

一路帶着嫌疑人指認現場,落實相關證據;

一路攜帶案卷趕赴省高院彙報,順便辦理魏武的釋放手續;

一路來向監獄和魏武通報,並向魏武表示慰問和道歉。

他們也知道魏武從來沒有停止過申訴,越早告訴他,就越少讓他遭受煎熬,也能表示誠意,所以第一時間派他們趕來通報。

但省高院的相關文件還沒到,剛剛他們聯繫了去省高院的同志,那邊說下午高院在召開一個重要會議。

不過有關領導知道情況後,表示等會議結束後,召集相關人員連夜開會,聽取他們的彙報並落實。

所以文件估計要到明天上午才能到,今天他還辦不了手續,也無法離開監獄。

魏武此時已經冷靜下來了,到不是很着急了,便問道:

「真兇是誰,為什麼他會有我的匕首,還和我的DNA相似?」

一個穿着公安制服的男子說:

「真兇你認識,叫李小建。」

魏武一呆,是他?竟然是他!那就對了!

李小建是李國盛的鄰居,這小子是家裡唯一的男孩。

他們家幾代單傳,為了生下男孩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