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議世樓》[議世樓] - 第1章 議世樓

《墨子·非儒》云:博學不可使議世,勞思不可以補民。

師傅在長安街的繁華地段開了一家譯世樓,師傅說他可解萬事,卻也不懂如何解萬事。

長安城中東西南北交錯共二十五條大街,全城分為兩市一百零八坊,這一百零八坊正好對應着天上的一百零八顆星曜,師傅說世上的人大都希望自己被福澤庇佑,這主城中心的那位亦是。

長安葯肆基本都集中在東、西兩市,西市的叫「葯市」,東市的叫「藥行」,師傅的議世樓開在西市的街中段,偽裝成一間小小的葯市,那是這條街人來人往最密集的地方,綾羅綢緞,車水馬龍,而議世樓是這萬世繁花中最不起眼的存在。

議世樓原立於高山之巔,只有在深夜的時候才能閃現,樓內九曲十八彎,有數百間房間,只是現存於世,終會被無心之人發現,被發現的次數多了,自然有有心之人來尋找,但他們在白間卻無法找到,久而久之議世樓便被傳作是妖樓,師傅被擾的沒了辦法,便收了議世樓另尋他。

他一揮手,那原本立於我面前的高樓瞬間沒有了蹤影,師傅袖內有乾坤,乾坤袋內可裝萬物。

『這是哪,』我看了看四周,河流似乎近在眼前,自己卻怎麼也摸不到它的存在,還有那遠處漫山遍野的淡黃與青綠,似乎沒有生命的存在。

『是誰』。

聲音的主人戛然而止,似乎又失去了生息。

我自然知道我不是人,聽師傅說我是他在雲遊天山的時候撿到的,那時的天山正值臘月寒冬,鵝毛般的大雪從天上唰唰的下下來,他騎飛鶴上天山去看那皎潔的明月,蒼茫的雲海,感受這身處塵世的悠閑,可不知為何天上突降大雪,那大雪還裹挾着大風讓人辨別不出方向,飛鶴無法正常飛行,就算是師傅也不能穿過風雪正常下山而去,正好趕上風雪最大的時候,路寸步難行,沒有辦法,他便就近找了一個山洞鑽了進去,想等到風雪停了再下山,他便在那時看到了我。

那時我渾身上下散發出如火般紅色的精光,面目模糊,身長六翼,躺在地上不省人事,他以為是哪裡渡劫失敗的小鳥妖,鑽進了這個洞里,我身上的精光並沒有什麼殺傷力,不一會便隨着時間的流逝退散而去,就連身上的羽翼也消失的無影無蹤,跟一般十一二歲的孩童無二,想來那時我並不是渡劫失敗而是渡劫成功了才對。

可我怎麼也想不起來當時的事,就連之前的各種記憶都不曾記起,師傅等過了一晚,風雪已經停了,太陽的光散射到山上的角落,驅散了些許寒冷,看我仍然還未有蘇醒的意思,師傅怕我在這山上凍死,便將我背下了山,誰知我竟從此賴上了他。

師傅辟穀多年,他是修仙之人,不會貪戀這世上的美食,只要些許的靈氣便能維持生命的所需,可我不同,或許是常年的山中生活清淡無味,雖然記不起自己以前的事情,可這世間的美食卻讓我留戀忘返。

我貪戀這世間的煙火,這幾十年我跟着師傅遊歷着大江南北,江南的溫柔水鄉,西北的寒泠肅殺,那東瀛的生魚片,還有那突厥的烤羊肉,滋滋冒着油花,還有這長安十里街,各國人混在一起,東市蕭家的餛飩,庾家的棕子,晶瑩靈透的葡萄美酒令每個唐朝人都留戀忘返,還有那香酥可口的燒尾宴,更是讓我垂涎三尺。。。各種美食,眼花繚亂的繁美,使我沉迷其中。

「哎哎哎,你把我那景天給我放下,你說你罵不過我就拿我的葯糟蹋這破毛病什麼時候能改。」

余海心疼的看着江離手裡的景天,他弄點葯不容易,師傅是個撒手掌柜的,平時只知道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