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議世樓》[議世樓] - 第4章 絨畫閣(三)

絨畫閣,可許人美顏,亦可奪人樣貌,房中古鏡萬萬千千,每一張皆價值連城,而這萬千銅鏡卻無一人可從中照出自己的樣貌,那有光的鏡子擁有着一張又一張的絕世容貌容顏,千嬌百媚,儀態萬千,螓首蛾眉、冰肌玉骨,無不例外的形容着鏡中的美貌,把一張張絕世的容顏駐留在那裡,每一張都是能顛覆一個朝代的存在,可容貌總是少於鏡子,人的貪念是無窮盡的,而妖亦是,綠鏡活了千年,見識過各種各樣的人,總有會願意為這張臉而付出一切的存在,那亡國的妲己,那烽火戲諸侯的褒姒,他們的代價便是國破家亡,仙、冥、鬼、魔也皆不例外,又有誰知道下一秒你不會為了你所愛之人而變為那讓她心動的面貌呢,而那無光的鏡子,便會一直空寂在那裡一次又一次的等待着下一位主人的駐進。

華芙蓉一張又一張鏡子看過去,從最初的害怕到後面的驚喜再到狂熱,她想要擁有的便是那鏡子中的容貌,她不再滿足於那些花種讓她維持在永遠不變的容貌上,她想要的是傾國傾城,顛覆朝代又如何,國破家亡又如何,如果讓她擁有這絕世的美貌付出永生的代價她都願意。

鏡妖早就看出了她的想法,來這裡的很少有放棄自己容貌的,若不是想要絕世的容貌,就是想要他人的臉,可很少有人能付出的了自己需要付出的代價。

「你想要這臉」慵懶的聲音響起,鏡妖伸了伸腰肢換了個方向斜躺在太師椅上,

華芙蓉瀏覽過所有的鏡子,卻唯獨在這張鏡子面前停留了許久,不知為何那鏡中的臉只是一眼便讓人留戀忘返,她看着那張臉囂張的說,

「我就要她」

綠鏡又看了一眼華芙蓉,

「我這繁蕪中的臉你皆可要,只是這世間皆有緣法,什麼事情都要付出代價,只怕這鏡中之物地代價你付不起」,綠鏡起身走到華芙蓉身邊,她把手伸進鏡中用指腹在那張絕美的容顏上划過一下。

「你要多少錢」,華芙蓉問道,在她的生活里一切事情都可以用錢買到,她想這臉也不例外。

綠鏡並沒有回答她,只是搖了搖頭,

「既然你喜歡那便給你吧,代價你之後便會知道的。」

華芙蓉當晚便跟綠鏡簽訂了契約,指腹隱隱作痛,一滴血從指尖滴下來落在那絕美的麵皮上,瞬間便隱退了。

「為了她的命格和壽命,你連幻境都用上了,」綠鏡從余海手中接過骨扇輕輕的搖着,

余海抬頭望着遠處已經消失了的華芙蓉說到,

「誰讓她命不好呢,辛苦辛勞一生換來的平安享福的命終究是被他那個自認為孝的兒子給溺愛光了。」

「還差幾個?」

古樸的大門被關上,隱蔽了半面面具和嬌媚的女娘。

一月後,大婚。

「聽說微服私訪的太子一見鍾情了太子妃,這不,剛一回宮便請皇上下旨娶妻,這太子妃真是好福氣,區區商家的女兒竟然能攀上皇家這根高枝,有這好姻緣,起碼以後三代都要吃喝不愁平步青雲了。」

「哎,你們見過這華府二小姐嗎,我聽說樣貌並不十分出眾啊,而且還十分的驕縱跋扈,聽說她爹寵妾滅妻,活活氣死了當家主母,這二小姐攀上太子這根高枝,那這大房的日子恐怕以後更不好過了吧。」

「而且皇上怎麼會讓他娶一個商戶的女兒」

「這你就不懂了吧,情人眼裡出西施,而且我聽說最近一個月,那大房的嫡出將整個華府都掏空了,活活氣死了他父親,聽說他那個二母也被他。。。」

嘰嘰喳喳的咬耳聲還未說完,鑾儀衛抬着預備紅緞圍的八抬彩轎合著內務府、護軍等幾十人的迎親隊伍便到了眼前,步軍統領早就率人清理過宮門到太子妃家的道路,年命相合生辰無忌的總管內務府大臣妻率領的內管領妻等八名擔任隨侍女官扶着華芙蓉登上了那預備好的彩轎,行路中,不知為何似是被什麼東西所吸引,華芙蓉揭去了頭上的喜帕,偷眼看着外面的人山人海和自己身上的喜服,用手摸了摸自己一個月前從絨畫閣換的臉,想到自己就是好命,剛換完臉的第二天便遇到了微服出行的太子,等這大婚過後自己一定要找人平了那絨畫閣,讓她換臉的秘密永遠都沒人知道。

一陣妖風吹過,吹開了彩轎上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