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手遮天,開局就被妻子背叛》[醫手遮天,開局就被妻子背叛] - 《醫手遮天,開局就被妻子背叛》第2章 聽說你要殺了我?

的士上,楚禹眼睛死死盯着前面的奧迪a6,心慌得厲害。

一想到某種可能,他就好像被扼住了脖子似的,氣都喘不上來。

和韓采妍在一起的甜蜜和幸福,好像電影似的,在他的眼前浮現。

如果不是今天這個該死的短訊,他無論如何,也不會懷疑自己的妻子。

「老天爺,我已經快死了,難道最後還要讓我心碎嗎?」

楚禹的心中在滴血。

十多分鐘後,奧迪車拐了一個彎兒,從東北方向駛進了長順大街。

楚禹的心,好像墜了一個大石,深深地沉了下去。

他的眼前一陣陣發黑。

韓采妍上班的地方,在韓氏醫藥集團總部,根本不用繞行長順大街。

楚禹拿出手機,查了一下金巢酒店的位置,發現金巢酒店就在長順大街東北角。

他的牙齒,咬出了血。

「一定不會,采妍應該是和客戶談業務,她不可能背叛我。」

到了這個時候,楚禹反而在心中拚命否認,近乎絕望地為韓采妍辯解。

然而,二十多分鐘後,韓采妍的奧迪,居然開進了金巢酒店的地下停車場。

楚禹叫停了的士,跌跌撞撞地下車,心中的疼痛,已經近乎麻木。

事情到了這個地步,他反而做好了最壞的打算,情緒完全冷靜下來。

今天不管如何,都要揭曉真相!

楚禹在酒店外面,抽了整整半包煙。

然後,趁着保安不注意,偷偷進了酒店大廳。

幾分鐘後,楚禹已經到了312房間前。

房間門緊緊關閉,上面掛出了「請勿打擾」的牌子。

楚禹把耳朵貼了上去,隨即聽到了一陣讓人臉紅心跳的聲音。

這種聲音,成年人都懂是怎麼回事。

楚禹心底積壓的情緒,終於完全爆發了。

他有多愛韓采妍,現在就有多憤怒。

「開門, 韓采妍,你給我開門,今天我要讓你死!」

楚禹大聲咆哮着,瘋狂地砸門。

他的拳頭,很快就被砸得鮮血淋漓。

就在這時,門突然開了。

一隻大手突兀地伸了出來, 掐住了楚禹的脖子,直接將他拎了進去。

楚禹只覺得一陣天旋地轉,然後被人啪的一聲,摔在了地上。

而就在這個時候,一雙白生生的腳,出現在他的面前。

腳丫很美,塗著鮮紅的蔻丹,猶如精美的藝術品。

沿着腳往上看去,是修長的小腿,然後是綉着花邊的睡裙。

最後,便是韓采妍充滿紅暈的臉,略微有些慵懶。

她懶洋洋地站在楚禹的面前,手中持着一根細長的女士煙,紅潤的唇中,吐出一縷煙霧。

在韓采妍的身後,一個英俊的青年,光着身子,嘲弄地看着地下的楚禹。

這兩個人,明顯經過了某種激烈的運動。

雖然已經經過無數次想像,可是真的面對這一切,楚禹還是充滿了魔幻感。

眼前這個妖~冶的女人,真的是自己那個樸素純潔的妻子嗎?

楚禹慢慢地抬起頭,掙扎着想要站起來。

可是他手一軟,又摔倒在地毯上。

韓采妍慢慢彎腰,纖纖玉指,勾住了楚禹的下巴。

她的聲音,好像午後的暖風,帶着懶洋洋的味道。

「聽說,你要殺了我?」

她的臉上依然溫柔。

然而她此刻的溫柔,卻好像沾着毒液。

楚禹甩開了韓采妍的手,扶着床爬了起來。

他的眼睛,死死盯着韓采妍的腿。

韓采妍的腿,有着條狀的烏青和血痕。

韓采妍注意到了楚禹的眼神,妖冶地笑了。

她輕巧地轉過身子,露出雪白的後背。

「心疼嗎?嘻嘻,這裡還有,你不知道我有多快活。」

她的後背,烏青和血痕更多,觸目驚心。

楚禹痛苦地閉上了眼睛。

和韓采妍戀愛一年,結婚半年,他連一根手指都沒有碰過韓采妍。

然而現在,她被另外的男人如此殘暴地虐待,似乎卻很開心。

等楚禹再睜開眼睛的時候,他的目光已經一派清明。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