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來一直愛着我的人,是他》[原來一直愛着我的人,是他] - 第5章

妹最近月事可準時?
換季天涼,妹妹可要多注意身體呀!」
鳳彩璇聞言,神色明顯慌張了起來。
「我…我還好…多謝姐姐關心…」「那就好。」
我微笑回應。
「好了,我鳳家嫁女一向不能委屈,若是汐兒真的不願嫁與太子,你放心,祖母給你撐腰!」
「謝祖母!
就知道你對汐兒最好了!」
我挽起祖母的手臂,在她懷裡撒嬌道。
餘光掃過鳳彩璇,她的眼底快速地閃過一絲狠厲。
「對了祖母,外祖父的壽辰在下月,汐兒想回將軍府住上些日子,可以嗎?」
「好,祖母知道了。」
6卧房內。
我翻遍了所有的角落,終於在床下找到了一處暗格,裏面有一包粉末。
就是這個東西。
沒有味道,但卻能散發一股迷煙,令人嗜睡。
這些年,鳳彩璇一直用這迷藥害我,讓我以為自己體弱多病、一無是處,讓我自卑到谷底,以至於太子突然出現說要娶我的時候,我就把他當成了救命恩人一樣看待。
現在想想,那其實只是感激,並不是愛。
我緊握着那迷藥。
鳳彩璇,你送我的,我會一樣一樣還給你。
7西疆的戰事因為我支援的二十萬大軍,很快平定下來。
前世星夜宸深陷西疆三年,待他回來時,星文俊已篡位奪權;今世星夜宸不費吹飛之力,便招降了五國為星朝附屬國。
但我知道,星文俊不會就此善罷甘休,看到了我兵權的作用,他一定會變本加厲地,想辦法將我佔為己用。
為了慶祝西疆告捷,皇上特設宮宴。
距離上次宮宴,已過去十日,我和星夜宸的賭約也已經過去十日,看來我要再努力一些了。
我盯着坐在對面的星夜宸,他還是那樣,喜怒不形於色。
若不是我死的時候親耳聽他說著,我竟全然不知,原來他這般愛我。
「皇上,臣女想要獻舞一支,為宮宴助興。」
「好啊!
汐兒還從未在宮宴中表演過吧?
朕今日見你氣色不錯,既是你有心,那我們就一飽眼福吧!」
我確是從未表演過,這是我第一次清醒着參加宮宴。
我來到殿前,樂起,我開始舞動。
流轉迴旋間,我注意到了星文俊詫異的表情,許是沒想到,今日我竟沒有暈倒吧。
別急,好戲還在後頭。
我故意笑的邪魅。
此刻我才發現,原來只要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