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見你如遇寒冬》[遇見你如遇寒冬] - 第四章 嫌她臟卻要她的血(2)

手撐起了他的童年和整個企業王國。
趙若蘭的母親和古紅英是手帕交,兩人一起長大,兩家有意聯姻。
可半年前一次意外,讓賀毅軒和蘇夢汐患難見真情,他們相愛了。
歷劫歸來,賀毅軒向趙若蘭坦白對她的感情。
她一時接受不了,病發,醫生說,再不換腎,她只剩下一個月時間。
賀毅軒陷入自責,蘇夢汐不忍心見他這麼痛苦。
悄悄去醫院做了配型,她和趙家做了交易。
她捐一顆腎給趙若蘭,而趙家就解除和賀毅軒的婚約成全他們。
這件事除了趙若蘭,連古紅英都知道,結果現在卻合起伙起這麼陷害她。
但偏偏當事人賀毅軒對於陸文博的話,是一個字都不信!
「只要一點點血而已,又不是要她的命。」薄唇輕啟,吐出殘忍的話語。
陸文博怒極反笑:「賀毅軒,你這麼輕賤她,就不怕她的血臟會污染了你純潔的白蓮花嗎?」
眉頭微蹙,彎腰將蘇夢汐抱起:「這個醫生自然會檢驗清楚!」
「文博,你別說了,就當我救人救到底。」蘇夢汐仰頭望向賀毅軒:「要我救她可以,但你要答應我三個條件。」
「先去化驗,說不定你的血真有病菌。」賀毅軒臉帶怒氣,故意狠狠羞辱一番。
陸文博氣得渾身發抖,他放在心頭的白玫瑰,賀毅軒卻當成骯髒的蚊子血。
蘇夢汐見狀,扯出虛弱的笑:「別為我難過,這是我的選擇,就算地獄我也要闖一闖。」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