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撩》[欲撩] - 欲撩第4章  

進卧室洗漱的時候,許薇就明顯感覺到身體有些變化。
她心涼了一截。
婆婆真的狠,在她和白擎煜的湯里一起下藥,誰也逃不掉,妥妥的。
但許薇發過誓,絕對不會再跟白擎煜睡,於是出了卧室她就用浴巾捲成條狀,放在床中間。
「這條是楚河漢界,你看好了,越界我就踹死你。」
「你能確保這條三八線可以攔得住你自己?」
「放心,我對渣男過敏。」
白擎煜輕呵一聲,關燈。
這一關燈,差點把許薇嚇得魂飛魄散。
卧室里的天花板,居然貼滿了愛心熒光貼,黑暗中發著綠光,滲得她發慌。
「綠我綠到頭上,還在天花板貼這種東西嘲笑我?」
許薇氣得直接一腳踹過去。
男人抓住她的腳腕。
小腳丫被握在掌心,白擎煜手掌的溫度,惹得她頭皮一陣發麻。
低沉磁性的嗓音夾着幾分戲謔。
「說清楚,誰先綠的誰?」
「放開。」
「別動。」
許薇僵住。
男人身子微微靠過來。
她感覺到他身上滾燙的體溫,怒斥道:「滾開。」
黑暗中,白擎煜發出一聲嗤笑。
「上回我們不是挺愉快的?
這會兒還裝排斥我。」
「之前你說過對我不感興趣,那天還不是一樣對我動手?
怎麼,你能打臉,我不能翻臉?」
「我動的是嘴。」
「你還有理了?」
他俯身,用額頭與她相抵,桃花眼裡滿是嘲諷的笑意。
「你若是不記得當晚的事,我不介意重溫給你聽。」
「我不聽。」
「那天是你勾的我。」
「狗屁,是你先把我摁牆上的。」
「你當時的表情明明和現在一樣,老偷瞄我,盼着我親近點。」
許薇還想反駁說他是普信男,就聽見白擎煜接着道:「成全你也不是不行。」
許薇窩火了。
她想伸手揍男人,可婆婆下的葯真不是一般厲害,這撓癢似的捶打在白擎煜看來就是在欲拒還迎。
他知道她的弱點,很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