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你荒唐,此生不換》[與你荒唐,此生不換] - 第八章 眼睛長到天上了

  擔心穆昊焱等急了又亂髮脾氣,便匆匆拿了包就往外走……

  這還是她第一次到工地來,現場已經拆遷的差不多了,一片荒蕪。

  「看着電腦上的數據不覺得,沒想到這麼看起來還……挺大的。」她拍了拍胸口,這隔打的有些尷尬。

  穆昊焱像是沒聽到一樣,凝眉看着荒蕪的空地,「數據不會告訴你哪一片地表與別處不同,哪一處需要特殊基地結構,更不會告訴你附近有什麼生活設施,這些都需要親自看過調查過才能融匯到設計里。」

  聽着他侃侃而談,昆瑤對他倒是刮目相看了。

  沒想到他這對設計竟然有這麼多獨到的見解,這些可都是書本上學不到的經驗。

  忽然想到之前林怡說過,他在國外得了很多設計界的獎項,還被稱為設計界的「天神」,如今看來,倒確實是有兩把刷子了。

  心裏嘀咕着,乖乖低頭寫到本本上,這筆記本也是剛才下車的時候他交給她的,說是讓她把重要的事都記下。

  其實她還真是看過就忘,以前在學校的時候就是,他總是督促她要勤記筆記,可她總是偷懶,結果每次被他發現了就是一頓懲罰。

  「叫我師傅!」他面色微沉的警告了一句。

  昆瑤衝著他的背影揮了揮拳,氣的咬牙切齒,「還師傅呢,我看你就是八戒!」

  「你說什麼?」他猛地轉過身來,昆瑤哪裡會想到他走的好好的會停下來,一頭撞了上去,鼻子差點撞歪。

  「你怎麼說停就停啊?就不能先打聲招呼么?」她捂着被撞疼的鼻子,惡狠狠的瞪着他。

  穆昊焱眸色一沉,「讓你跟着我沒讓你跟這麼緊!眼睛長到天上了?」

  你丫眼睛才長到天上了!

  昆瑤氣的牙痒痒卻又無可奈何,誰讓她處於下風呢?打也打不過罵也罵不過,就只能在心裏咒他幾句了。

  「怎麼流鼻血了?」他面色有些驚慌,拿出手帕來就要幫她擦。

  她下意識的避開了,然後從包里翻出一包紙巾,可是太急了,根本就拆不開。

  「笨死!」他皺着眉頭搶了過去,抽出幾張直接幫她擦乾淨,只是動作有些粗魯。

  「疼……」她小臉兒皺皺巴巴的躲閃着,她這可是臉,不是地板!用得着這麼大力氣么?

  穆昊焱沉着臉瞪了她一眼,可動作還是輕柔了許多,連嗓音也溫柔的不像話,「行了,一會兒找點水再洗洗就沒事了,要是明天還疼的話就去醫院。」

  昆瑤沒吭聲,她哪有這麼嬌弱?不過……要不要趁着這個機會碰個瓷什麼的?最好讓他以後換了人,免得她再受這份苦!

  正琢磨着,他卻已經搶走她手裡的筆記本往前走了。

  看着他的背影,昆瑤幽幽嘆了口氣,罷了,她現在好像還對這個「天神」挺感興趣的……

  幸好接下來兩個人沒有再發生什麼爭執,而且撞那一下太過突然,倒是把她的打嗝給治好了,也算是因禍得福吧?

  回到公司,剛坐下準備整理筆記,林怡就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