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予是光》[予是光] - 第6章 尷尬相遇

出了醫院,周一一瘸一拐的走着路,林予笛看了看時間不早了,他們還沒吃午飯,身上的衣服也是濕的。

「我先送你回去吧。」林予笛開口,他是想讓周一跟他一起回他租的房子那裡的,可以洗涑換完衣服之後,能自己做飯吃。但是想了一下,那裡沒有合適的衣服,也就作罷。

周一看了看兩人被雨水浸濕的衣服,「不用了,我可以自己坐車回去,你身上也打**,還是快回去洗洗吧,不然感冒了。」

「我沒關係的,我可比你強壯多了,這點雨水根本就不是事。倒是你,你看看你這個樣子,我怎麼放心你自己回去。」事實上,林予笛淋的雨比周一淋的多多了,為了避免周一淋到雨,打傘的時候也是偏向周一這邊,他自己根本就沒顧得上。

周一也不退讓,一副你不回去我也不回去的樣子就跟着林予笛在醫院門口犟,最後林予笛嘆了一口氣,「你這個姑娘真的是,讓我說些什麼好呢,那你自己回去可得小心一點,我看着你上車,我就走。」

周一嗯嗯點頭答應,隨後攔了一輛車就上車,林予笛看着周一上車之後也打了車回家。

回到家裡以後,他趕緊洗了澡。洗完之後坐在沙發上吹着頭髮,拿起手機給周一發信息詢問她到了沒有,周一已經到了,隨後他又叮囑了幾句就放下了手機。

進房間里拿出抽屜里的葯,將就着床頭柜上的水就吃進去了,之後就躺在床上休息。

他自那次發病以後,雖然治療三個月有好轉,但是他還是得不停的吃藥,定時去複檢。他其實也不知道自己以後能不能好,本來就是想着活一天是一天的就這樣過。直到那天他給爺爺打電話報平安,聽到爺爺說周一也來這座城市了,本來他是沒想什麼的,但是他腦子就是止不住的想,他們真的已經很久沒見過面了,不知道她會變成什麼樣了。輾轉反側一整晚,他決定想要見她一面,於是跟爺爺打電話要來了她的聯繫方式。

約好的當天,他早早的收拾好了去了那裡來迴轉悠,心裏又緊張又期待,由於去的太早了,於是他就進去裏面打了一場籃球,來平復他那緊張的心情。等他打完出來之後就看見她們在樹蔭下面等着,他一眼就認出了周一,她還是跟以前一樣,一點沒變,不算精緻的小臉,烏黑明亮的雙眼,因為天氣太熱有些乾燥的嘴唇,笑起來臉頰兩邊對稱的小酒窩。

她看過來了,林予笛揮揮手,走到她面前,習慣性的摸了摸她的腦袋。結果她直接撲到他的懷裡,他有點不知道所措,心砰砰的跳,最後他慢慢的伸出手摟住了她。這是他的女孩啊,他看着長大的女孩,三年不見,怎麼可能不想。

躺在床上的林予笛拿起手機打開相冊,翻看着今天拍下來的照片,一張一張的看着,最後定格在一張他和周一的合照上,周一開心的笑着看着鏡頭,她在旁邊寵溺的看着周一。因為沒看鏡頭,他還被周一說了一頓。

回到周一這邊,她到學校門口下了車,自己一瘸一拐的往裡走,走着走着老遠就看到明若正在和一個男生在食堂門口說話,說著說著明若掏出手機在手機上一頓亂點,然後對着男生點頭哈腰之後就走了。

「奇怪,明若在幹嘛?」周一疑惑,她剛剛本來想着看到明若了讓她來扶一把自己,可是她還沒來得及喊,人就跑遠了。

沒有辦法最後還得是自己走回去,原本只要五分鐘的路,周一硬是走了十幾分鐘才走到。

回到宿舍,周一看見明若坐在椅子上吃着從食堂打包來的飯。明若聽見聲響嘴裏包了一大口飯轉頭看向周一,正準備調侃周一來着,結果就看到周一一身狼狽的走進來。

明若趕緊起身去扶着周一,「這是咋了,不是去玩嗎,怎麼變成這樣了,掉湖裡了嗎?」明若吐槽道。

「一時半會說不清,我先去洗澡。」說完周一放下身上的東西,找了一套乾淨衣服拿着就去洗澡去了。

等周一出來,明若已經吃完飯,坐在那兒看電視,她看見周一出來,趕緊關了手機,衝到周一面前八卦了起來。周一無奈,坐在椅子上一邊給自己的腳上藥,一邊跟明若說起早上發生的事。

「你也太倒霉了吧!」明若皺了皺眉吐槽着周一。

「別說我了,我剛剛回來的時候可是看見你在食堂門口跟一個男生點頭哈腰的呢,怎麼回事。」周一想起剛剛看到的事情,問起了明若。

一說到這裡,明若就大嘆了一口氣,坐回到自己的椅子上,「唉,別說了,說多了都是尷尬,簡直是能把人都尷尬死。」

周一聽到這裡來了興趣,「發生什麼事了,說來我聽聽。」

明若坐在椅子上回憶起剛才。睡醒了的明若躺在床上玩手機,玩了一早上,到中午十二點了不想動,一直在玩,等到一點的時候肚子實在是太餓了,於是就下去食堂打包點東西回去吃。一切都順順利利的,看着阿姨把她要的東西裝好,她拿出自己的飯卡往上面一刷,「餘額不足請充值!」清脆響亮的聲音響起。明若聽到聲音就有點尷尬了,周末學校又不能充卡,她站在那裡看着阿姨有點手足無措,正準備打電話給周一問周一到哪了,快來救她。旁邊窗口的那個男生打包完東西轉身看了看明若,於是拿着他的東西走到明若面前跟她說:「我幫你刷吧。」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