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無道》[戰無道] - 第1章 冬去春來

今年冬天來的晚去的遲,臨近清明,一場大雪橫掃華夏大地,每一次呼吸都帶着初春幽怨的涼意,浸潤心肺。 W市九龍湖五星級酒店大廳里,三三兩兩聚集着辦入住和退房的人。鹿一一身穿白色風衣站在離電梯不遠處靜靜地注視着每一次進出電梯的人群。她本身出眾的氣質、精緻的臉龐和高挑的身材也成為了住客眼裡的一道風景。

「主任,主任。」一邊叫喚着,小個頭的張小布往這邊小跑過來,路上不小心與一名低頭看手機的年輕女子發生了碰撞,差點撞倒人家,還好他眼疾手快將失去重心的女子拉了回來,然後匆匆道歉後又急忙趕路,結果一不小心左腳拌右腳直接在鹿一一面前行了個大禮,搞得鹿一一好看的細眉微微一蹙,張小布是最近一批招進的新人,據說從部隊退伍特別安置過來的,平時看他做事還是比較莽撞的。

張小布有些羞愧地站起身,控制着氣喘對鹿一一說:「鹿主任,不要等了,剛才馬副總來電話說客人一早就出發了,我們來晚了,傅主任接馬副總先趕過去了,也讓我們趕緊追上去。」

鹿一一皺皺眉,掏出手機看了看,迅速轉身向大門走去,張小布趕忙快步跟上,兩人上了門口接待專用奧迪車,途中鹿一一給馬副總打了個電話,然後又囑咐隨行的張小布與目的地邢台鎮聯繫好食宿等事宜。

司機王永技術精湛,在公司小車隊工作多年,大夥都喜歡喊他老王,他壓着油門,半小時就在省道就追上了馬副總等人乘坐的考斯特中巴車,應領導要求,鹿一一上了中巴。等她離去,張小布在副駕駛伸了個大大的懶腰,這位冰山美人平時對下屬頗為嚴苛,加上今天與客人錯過,信息的錯失算是接待活動中一個不大不小的失誤,所以冰山美女的臉除了與馬副總電話時舒展了一會外,其他時候都更冷了,整個車空間相當壓抑。

「唉,這回接待搞不好算搞砸了。」說話的是後排的美女接待員歙琳娜,她掏出鏡子,補補妝容,鵝蛋臉丹鳳眼配上白皙的皮膚,頗有唐朝楊貴妃雍容多姿風采,作為公關部的「一枝花」,同事都喜歡喊她娘娘。

「誰說不是呢,我都可以遇見老傅重複十遍的訓詞了,接待無小事,做好九十九件,只要做錯一件就白搭。話說剛才我都要被『凍鹿』散發的冷空氣凍死了。」接話的是跟張小布一批進來的實習生任梅梅吐了吐舌頭,不同娘娘簡單妝容,她臉上塗了一層厚厚的粉面,當時進單位競爭很激烈,她也不屬於好看型的,但耐看,最主要是能喝酒,最後一關面試喝酒時候,主任問她能喝多少?她豎起一根指頭,能喝1斤白的女接待員在公關部還是挺多的,沒想到任梅梅說的是一直喝,於是現場測試下,擁有兩斤以上酒量的她讓分管接待的集團公司駐W市分管領導馬才厚副總經理現場就拍板留下了她。任梅梅很珍惜這來之不易的工作機會,工作十分努力,幾次接待活動下來,酒量竟還有上升空間,也間接證明了酒品就是人品,領導的認可迅速讓小任成為了香饃饃,特別是遇到大的接待攻關項目與娘娘一同成部里必不可少的頂樑柱。當然也少不了張小布,公關部男的本來就少,小布又屬於有力氣的,所有雜事累活理所應當的丟給了他,遺憾的是他甚少有機會上桌與接待對象推杯共盞。

「兩位美女,抽根煙不介意吧?」司機老王打開前座窗戶,丟給張小布一根華子,吞雲吐霧起來,透過色眯眯的透過車內後視鏡看着在補妝的歙琳娜。

張小布回頭看了看兩位女同事,看她們也沒反對,便耐不住煙癮,也跟着點火抽了起來,幾人有一句搭一句的聊着現在工作難度,偶爾吐槽兩句領導,聊幾句身邊趣事,加上段子手老王有的沒的說幾句,歙琳娜和任梅梅都算見過世面的人,在嘻嘻哈哈中終於驅散了剛才鹿一一帶來的冷空氣。

去邢台鎮路不好走,省道下來後就是一個多小時的盤山路,車子速度也提不起來,不過眾人左搖右晃的也沒有交談的興緻了。老王也閉上了嘴,專註開着車,到了邢台鎮地界後,早有一台SUV停在那,引導他們來到最終的目的地厚土村。

車剛停穩,張小布和歙琳娜任梅梅就趕緊下車到考斯特中巴車前待命,隨着車門緩緩打開,馬副總先下車來,與帶路的邢台鎮副鎮長姬秋華握握手,就請他帶路去尋找京都來的客人去了。

厚土村群山圍繞,呈狹長溝渠狀,雖說路難行,但也是最近市裡扶持的幾個新農村旅遊開發點之一,申報3a景區雖沒批複下來,但總算有了些名氣,這次京都那邊來的客人點名要來厚土村,也不知道是不是之前宣傳費起到了作用。

厚土村「十個一」觀光點還比較集中,等馬副總一行人微微走出汗來到其中一個點時,鎮里先陪同客人來的鎮長韓孟馬上迎上來,馬副總卻示意他不要打斷村裡講解員的講解。

京都來了三位客人,為首的中年人應該就是資料里提到集團某部的殳先生了,邊上兩個年輕人,一男一女,女的腰上精緻挎包里還帶着一隻茶色的泰迪茶杯狗,小狗也不叫,滴溜溜的轉着頭,可愛急了,迅速吸引了公關部里一群女人的目光。還好大家都是專業的,不會想去逗狗,裝模作樣認真聆聽講解員的話來。

講解員是村裡自己培養的當地人,還是個小姑娘,梳着兩個黑油油的大辮子,有着淳樸的氣息和一雙靈動的大眼睛,她叫小玲,聲音脆生生的很好聽。「剛才講了厚土村是枚失落的滄海遺珠,這裡就是村裡俗稱「一個台」的珠心台,請大家跟我移步台**,看着水潭,是不是感覺自己站在一個巨大珍珠上。」珠心台是建在流經厚土村的蓮花溪**,正巧台下是一塊圓潤巨大的青石,水花上下浮動,在陽光下確實映出一個珍珠的圓形模樣,甚是奇妙。

由於平台有限,張小布與歙琳娜任梅梅都沒有擠過去,小布偷偷問任梅梅:「第一次來這厚土村,都說十個一,啥十個一啊?」

任梅梅來過厚土村,這次接待前做足了功課,低聲跟張小布解釋原來厚土村有一座廟,一條溪、一個台、一串洞、一座山、一口井、一棟屋、一條牆、一塊石、一橋鳳。景色雖小,形態各異,都被開發出來了。在小布嘖嘖讚歎時候,客人與接地辦一行人終於開始寒暄見面。殳先生與馬副總親切交談着,介紹了身邊年輕男女,都是殳先生表弟妹,而且都是帝都大學博士生,表弟叫姚浩,表妹叫姚溱。

「你注意到沒有,先生姓殳?」 任梅梅小聲跟張小布交流道。

「是啊,怎麼了?」

「你啊,真笨。」任梅梅扁扁嘴。邊上歙琳娜插嘴道:「你看公司領導這麼重視,就沒想過別的?現在集團老大也姓殳。」

張小布彷彿腦中打開一扇門,冒出了亮光,一下子都收攏不住了:「怪不得像殳先生這種級別的公司領導這麼重視,接待規格都超了,原來是這樣。」

那邊殳先生與馬副總聊了幾句,就自然熟識了,特別是殳先生接過馬副總撥通的省公司老總電話聊了幾句,更是讓馬副總胖胖的笑臉合不上嘴,輪到介紹陪同人員時候,馬副總特意叫公關部正副主任上前。「這是公關部的主任傅曾暉同志,這是副主任鹿一一同志。」

跟以往不同,殳先生與鹿一一握手時間沒有超過與老傅的時間,讓一邊每次都為這個細節十分注意的張小布一陣失望,反而是鹿一一微笑的接過講解員的活,引導客人繼續往前參觀。

歙琳娜也緊跟上去,陪在那對錶兄妹身邊,任梅梅跟在了馬副總和老傅身邊。反而是鎮里的兩位領導識時務的退後,由於如同龐然大物般集團公司對於一個小鎮的重要性,鎮**那是相當重視與公司的合作的,與張小布還有村裡的講解員小玲一起跟在後面。小玲還有些局促,不知道在想什麼,臉上有些紅暈。

張小布與姬副鎮長早些時候見過,姬鎮長便故意落後幾步與張小布聊着客人身份的事情,張小布也不算故弄玄虛,只是也學着任梅梅口吻小聲提示他去猜,然後帶着莫名愉悅的心情看着他一副驚訝的表情與鎮長韓孟嘀嘀咕咕去了。

走過一個台,緊接着順着一條溪參觀了一橋鳳、一塊石、一條牆。鹿一一恰到好處地點出了這四個景點的妙處,溪水自邊上一座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