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無道》[戰無道] - 第6章 仙人指路

待姚浩他們回去商議如何走時,卻爆發了激烈的爭執,賈權建議身體恢復較好的人輕裝前往,意思留下張小布守着歙琳娜、任梅梅,張小布當然激烈的反對,並表示自己有個棍子就可以走不會影響他人,小玲堅持守着爺爺屍首,說自己背爺爺出去,姜維則說乾脆送任梅梅上路,省的累贅,姚浩卻不同意,說得讓她接受法律制裁才能告慰殳先生和其他受害者在天之靈。鹿一一也不同意留下其他人包括逝者,她表示自己可以攙扶張小布一同走。小布感激的看向鹿一一。最後姚浩沉思良久,拍板大家一起走,賈權負責背歙琳娜,姜維背老薑頭,姚浩背殳先生,鹿一一扶張小布,小玲拿背包。至於任梅梅,由於其他人激烈反對,姚浩只好妥協,沒有堅持帶她走,當然也沒有聽從姜維意見送她上路。只丟給她一句話:「我們還會回來的。」惹得任梅梅在地上冷笑連連。

走進暗門,是一道狹長的裂縫,背人的都扶住牆慢慢往前,張小布在鹿一一和小玲幫助下緊跟着隊伍後面。光線在裂縫散射着,他們可以看到一幅幅模糊的粗線條刻圖若隱若現,像極了溶洞里的石刻,但是這裡的刻圖更陸離光怪,有雙頭怪鳥,有長滿刺的鱷魚,有人身魚尾的美人魚,有長發魚頭人身的魚怪,有巨翅的雄雞,有三眼大嘴的巨猿,面目猙獰,讓人望而生畏。特別是還刻有很多雙奇特古怪各種神情的眼睛栩栩如生,彷彿盯着他們,這也刺激了眾人,都強撐着一口氣,不管多累,盡量快速向出口挪去,他們可不想在這裏面多停留哪怕一秒鐘。沿着縫隙內壁走了一段距離,洞口越來越大,同時眾人也發現不少人物刻圖,甚至還有貌似華夏的飛天圖。終於,到了洞口,那真是豁然開朗,視野一下子敞亮了,同時眾人呆若木雞地看着眼前壯麗的景象。

出現他們面前的是一片綠色的原野,看似山幽凈水、古木蒼蒼、花錦草青,中間一大片被開墾出來的田地錯落有序,綠植盎然,也有一些人在裸露黑土的地上耕種着,看他們衣着白衣長褂、仙氣飄飄、悠然自在,他們的耕種也只是隨意拎着工具往地上一拋,便看見工具自行飛起自動化分工作業。邊上不時跑過一群銀白色的鹿群,天上飛過一群白鶴。遠處還有一座巨大的城市,依靠更為巨大山體建成,城牆就有百丈高,上面依稀看見很多人。

「這真的是桃花源?」說話的是姚浩,但他馬上又自我否定起來。等眾人揉好眼睛,討論了一會,至少沒有人願意再回剛才的溶洞,於是都硬着頭皮順着洞口的山嶺小路往原野走去。

沒走多遠,就看一白衣老翁迎面微笑相迎。他舉手示意眾人停下後張口講話,一口氣換了十幾種語言,終於換到了眾人能夠辨認但是方言氣息濃重的華夏語,雙方可以交流了,讓落難之人驚喜異常。

老翁自稱哲,職責為山嶺守護,見洞門打開,特意相迎。從哲老口中,張小布等人大致弄明白此處確實不在記憶中的世界了,而是地球一處未曾發現的類似桃花源世外之地,哲老說自己祖輩守護山嶺,每隔幾代都會接到洞中人,是的,他們把張小布等從洞中出來的人稱呼為洞中人,姚浩尋問哲老高壽,他說三百有餘,而他的祖父接洞中人已經是八百年前的事情了。

來到世外之地,眾人大致都有些忐忑不安,哲老先安撫大家情緒,因為看見了傷者,便使用竹哨招來一隻五彩小鳥,做了幾個手勢,五彩小鳥便清脆一聲飛走了。

「我覺得在這裡我都要得眼病了。」賈權用力揉揉眼睛,湊過來對鹿一一低聲說道,鹿一一沒有回應,邊上的張小布因為之前的事,也沒有搭理他。賈權討個沒趣,便去找姜維探討。

哲老與姚浩繼續交談,並讓大家坐下稍事休息。大家繼續得到了很多有關這塊世外之地驚奇的信息,遠處的城叫做雲霄城,現在大家所在的山叫做天門山,世外之地存在極為久遠,至少從哲老祖輩算起,他的祖先離他年歲差有幾十萬年光景,作為天門山守護世家,哲老還有一個傳承的任務,就是負責迎接從天門中走出來洞中人。看得出來,他對於能夠接到洞中人還是表現的很興奮。

少頃,五彩小鳥回來,後面跟來了一群健步如飛的白衣巨人,身高几乎都達到3米,一個個氣場強大,走近來讓人望而生畏,憋的眾人喘不過氣來,像小孩子看NBA籃球運動員一樣仰視。哲老朝領頭的一個巨人招招手,對方彎下腰,聽哲老耳語幾句,便使用張小布他們能夠聽懂的語言對他們說:「你們好,洞中人,我是勇,現在由我帶你們進城接受大長老的接見。」然後不由分說,一個巨人抱起他們一個人,飛快的向城市跑去,張小布作為成年男人,第一次被個陌生男性巨人公主抱十分的不習慣,關鍵是這些人速度太快了,猶如橫躺在開着三百碼高速賽車上,弄得小布幾乎暈車了,想要嘔吐,見此情景,抱他的巨人只是從懷中掏出一綠色瓶子,點了一滴到他額頭上,立馬神清氣爽,連帶着腿都不疼了。

從天門山到雲霄城看似不遠,其實路途很長,三百碼的速度都折騰了很久才到城邊,這時候大家才知道什麼叫做巍峨磅礴的城牆,在城牆下根本向上望不到邊,像是連接着天際一般,城門更應該稱為城洞,沒有門,比之前他們呆的溶洞還要大上一倍,由於高速運轉,張小布對沿路的風景都看不過來,就在城洞前停了一下,城門上刻有一隻巨大的豎著的眼睛,像是活的似的,等人靠近就睜開來,白衣巨人停下接受完巨眼掃視,完畢後等豎眼閉上,他們才重新啟動速度,『嗖』一下進入了城市。城內阡陌交通,房屋井然,靠山一面一圈一圈往上建設着巨大宮殿式建築,一座連着一座,半山腰中有個凸起平台。眾人被白衣巨人徑直帶到了平台上,只見平台四邊黃金欄杆圍繞着一口口水井,井座青色玉石鋪墊,整個平台白色玉石鋪墊。前方站着一位白髮慈目、長袖羽袍、氣質非凡的黃衣老人,隨同而來的哲老從一個白衣巨人肩膀下來,行了一個禮,然後所有白衣巨人都把懷中人或者物事放下,行禮往後退了幾步轉身離去。

姚浩作為臨時的帶頭人,猜想這應該就是哲老口中的大長老,連忙笨拙鞠躬問好。張小布他們跟着姚浩行禮,小布看着人人額頭上都有個綠色點滴印,才知道暈飛的不止他一個。大長老與他們稍加交流,便說先給客人治傷,他微笑地手輕輕一托,所有人都失去重力般升空集合向一處井口飛去,下餃子一般『撲通撲通』全落了進去,這一下讓張小布瞬間回憶起在厚土村落入老井的場景,噩夢般的場景讓他失聲大叫,落入井水那一刻是拚命掙扎,很快他被巨大的力量直接帶入水下,看見頭上腳底的同伴都被固定在水下一個特定位置,小布拚命屏住呼吸,掙扎着,想要痛苦的咆哮,然後水進入了口鼻,沒有想像的嗆水,沒有死亡的痛苦,而是非常順暢的呼吸着水,就是如同呼吸一般,把水吸進去,把水吐出來,鼻子可以,嘴巴也可以,張小布發現除了不能移動位置,手腳還是自由活動的,他狠狠捏了自己一把,痛的快要出聲 ,水裡就是發聲不好聽,都是嗡嗡聲。上下一串如同糖葫蘆般的同伴都不再掙扎了,因為正如小布一樣,感受到身體暖洋洋的變化,被困幾天無時不在的疲倦感和飢餓感沒有,小布覺得自己壯的能夠打死一頭牛,腳也非常利索,他活動了半天身體,被神奇的一幕激動的不能控制心跳的加速和身體的發抖。然後他遇到了奇遇,這哪是世外之地,這是仙界,他就要成仙了。

正激動的胡思亂想,一股不可抗拒的拉力把他們拉扯出了水井,在出水瞬間烘乾了身體和衣物,張小布他們從來沒感受到身體如此輕盈,神清氣爽,充滿力量,這時候大長老抬起的手往下一擺,他們安安穩穩落在了平台,眾人相互之間對視了一下,都是滿臉興奮的表情。更讓人驚喜的是原本昏迷的歙琳娜也好好的站在那,她一臉茫然,鹿一一拉着她的手壓低聲音後來經過好一通述說,歙琳娜也很識時務,立馬跪下向大長老拜謝,大長老輕抬手腕,沒有讓歙琳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