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震驚!我在年代文里竟是一隻鳳凰》[震驚!我在年代文里竟是一隻鳳凰] - 第2章 掉馬(捉)(2)

邊給妻子撫背,一邊說道。

「是,我是怨那小妮子,為了男人尋食覓活的,你說她本來就不好的身體,還這樣折騰,能不出事?」

頓了頓,蕭薔抹掉連串掉下來的眼淚,繼續說道,「可是那能怎麼辦,這小妮子向來是個說一不二的,真是個沒良心的小東西,還有這賊老天,我祈的福和做的好事都當屁放了,讓我家小囡囡到末世這種一聽起來就不好的地方生活!他奶奶的!」

蕭薔越說越氣,這些年的修身養性一下子全部破裂,林遠山心裏也不好受,便由着妻子發泄。

林蕭聽着鬧哄哄的兩夫妻,心裏有些暖暖的,看來他們是接受她的到來的,但是突然得知失去了陪伴自己十九年的另外一個女兒估計心裏也不好受,一時間,林蕭也不知道應該如何面對他們。

百無聊賴的林蕭伸手撥了撥靈泉水中的那個小水蓮,看了一下時間,差不多了,退出空間,平躺回床上,兩隻手交疊放在胸前。

「笑笑那死妮子有沒有和你說咱小囡囡叫什麼名字?」蕭薔說到笑笑的時候咬牙切齒的,但是林遠山還是聽出了其中的思念和不舍。

同時聽出來的還有林蕭,心裏不由暗忖,姐姐呀,姐姐,你給父親託夢,咋不給她也托一個,搞得她現在都不知道該怎麼面對突如其來的親生父母啊!

不過,不得不說的是,林蕭這次是真的冤枉了她姐姐!

本來林笑也想給她托個夢的,但是發現自己妹妹一整晚都待在另外一個空間里,只能作罷了。

「叫林蕭呢,也是姓林。」說完,林遠山嘿嘿笑了起來。

看到丈夫如此沒心沒肺的,蕭薔給他翻了個白眼。

「傻樂什麼,林蕭林蕭,名字也有我的蕭好吧。」蕭薔踹了一腳給林遠山,「趕緊去做飯,等會囡囡起來了要吃飯!」

「哎,好勒,我這就去哈,老婆你先再睡會。」話畢,林遠山一溜煙下了床,穿戴整齊後來到了外間的廚房。

確認丈夫出去後,蕭薔忍不住將自己捂在被子里嗚嗚哭了起來。

林遠山眼淚也不由往下掉,但是多年的相處,他知道這時候最好給出一個空間讓她好好的發泄一場,想起上一次妻子哭的這麼撕心裂肺的時候,還是得知腹中的雙胞胎妹妹夭折那時,哎!

一邊燒火,一邊抹眼淚的林遠山站了起來,來到櫥櫃面前,拿出裏面僅剩不多的三個雞蛋洗乾淨放入了鍋中。

自家愛妻的眼睛在做月子的時候就哭壞了,這些年一直在調養,好了不少,但是,但凡哭的狠了眼睛就會有各種小毛病。

林蕭躺在床上聽着二老壓抑的哭聲心生不忍,眼角也跟着發酸,眼淚不知不覺的流了下來,不知道是她便宜姐姐留下來的情緒,還是她自己的情緒。

不過,想她堂堂霸王花隊隊長林蕭,被變異植株抽了沒哭,與屍王同歸於盡沒哭,這會子怎麼可能哭,肯定是她那個破姐姐留下來的情緒。

這樣想着,她心裏好像的找到了寄託,於是就放任自己的淚水好像不要錢的珠子似的流淌下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