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震驚!我在年代文里竟是一隻鳳凰》[震驚!我在年代文里竟是一隻鳳凰] - 第3章 報復王知青

林蕭此時心情特別不好,心情不好的她特別想找個地方發泄。

林蕭本想進去空間里的健身區,通過運動發泄一下情緒,但是腦海中突然閃過王知青的影子,心裏頓時有了主意。

既然這樣,那就先找他討點利息吧!

林蕭悄悄打開窗戶,這個年代的窗戶是直接用木頭做的兩扇窗。林蕭趁着沒人,偷偷地跑到距離知青宿舍處還有十米左右的一棵大樹下停住了腳步。

精神力鎖定王知青,看到他正迷迷糊糊的往茅房走去!看到王知青開門,走進去,撩衣服,咳咳……剩下的是少兒不宜的畫面。林蕭將精神力撤回,只餘一點打向王知青的一個腿窩處。

茅房裡的王知青放水真放的舒坦呢,嘴裏還哼起了小歌曲,然而,他突然感覺腿腳一軟,「噗通」一聲,王知青掉入了那有一米三左右高的糞池裡。

「啊……救命…..」一聲男高音從小小的茅房裡傳出,林蕭滿意了,嘴裏哼着不成曲的調調:「這世間啊~啊~,善惡到頭啊~啊~,終有報啊~,不是不報呀~,只是時候還未到呀~!」

翻窗剛回到屋子的林蕭,側耳一聽,突然發現母親那邊的聲音好像不對勁,她趕忙來到母親的房間,顧不得其他,一把將蓋在母親身上的被子拉開。

突然有亮光照入,蕭薔不適的眯了眯眼,湧上頭的睡意也瞬間消失的無影無蹤,以為是林遠山,正想開口大罵,模糊的視線發現身形不對,一時間愣住,母女二人就這樣一個躺着一個站着大眼瞪小眼。

在廚房燒火的林遠山聽到聲音匆匆趕了過來,一看這情形,妥妥的一個不對勁呀!該怎麼開口呢,一時間,整個空氣都凝固了起來。

不知是不是太過於緊張,一直沒有咳嗽的林遠山猛然咳嗽起來,他突然很感謝這次風寒帶來的咳嗽,因為它幫助大家打破了尷尬的局面!

「囡囡啊,睡醒啦?餓沒餓,你爹給你煮了飯。」蕭薔反應過來馬上從床上坐起望着林蕭關切的問道。

林蕭有點心虛的摸摸鼻子,瓮聲瓮氣說道:「沒有,就聽你這邊的聲音不對勁,過來看看!」

這一說不打緊,卻將夫妻二人炸了個五雷轟頂,倆人對視一眼,聽到這邊聲音不對?聽到?聲音?不對?得,就他倆剛剛交談內容全被剛回來的小囡囡全部聽到了唄,林遠山再看到林蕭眼圈和鼻子都紅紅的,還有什麼不明白的。

林遠山伸出手想拉起林蕭的手,伸到一半又有些局促的收了回來,將手放在穿着的圍裙上擦了擦,眼神有些忐忑,語氣也小心翼翼的問道:「蕭蕭,我可以這樣叫你嗎?」

林蕭看出林遠山和蕭薔的局促和小心翼翼,腦海中不由浮現年幼時父母的面容,恍惚間,兩者的面容幾乎重疊,也喚醒了林蕭埋在深處對父愛母愛的思念。

她順勢在母親旁邊的床上坐了下來,看着父親說道:「嗯,聽見了,如姐姐所說的那樣!」

「你這個孩子,是母親對不住你和你姐姐,如果不是當年沒有養好身體,也不至於害的你們早產,都是娘的錯,都是娘的錯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