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震驚!我在年代文里竟是一隻鳳凰》[震驚!我在年代文里竟是一隻鳳凰] - 第3章 報復王知青(2)

……」林蕭看着身旁默默抹眼淚的母親,心裏酸澀,張開雙臂,將人摟進了懷裡。

林遠山也走了過去,將母女二人圈在懷裡,喃喃說道:「要說起來,還得怪我,如果不是家中出事,我怎麼會帶着懷着身孕的你四處奔波!不過事兒都過去了,人還得往前看,乖,咱們不哭了哈,我去給你們整好吃的!」

看着已經熟睡的母親,林蕭將她小心的放到床榻,幫她蓋好被子後隨着父親出了房間。

「蕭啊,這些年在末世那個地方苦了你了,聽你姐姐說整天都要出任務殺那個啥屍的,是不是經常受傷,疼不疼,嗯?」聽着走在前面的父親用他那因感冒咳嗽顯得格外沙啞的聲音說著對她關切的話,林蕭心頭一暖,心裏甜滋滋的,原來這就是父愛么?

「倒也還好,殺着殺着就習慣了!」語出驚人死不休,林蕭就是人間對話終結者,在末世霸王花的人就給她取了外號叫「世間萬物終結者」,意思就是無論什麼東西到了她這裡都是末尾站,比如說剛剛的話題,搭訕的男人,末世的喪屍和發現的物資等,只要遇到林蕭,話題該終結就終結,男人獻殷勤變成苦力工,喪屍斷頭丟晶核,物資被收得乾淨得不剩下一粒灰塵等等一系列令人又愛又恨的無語事件。

這不,林蕭這話一出,向來有社交牛逼症的林父也不知道怎麼接話了,背後還拔涼拔涼的,總不能說,「閨女,你這適應能力不錯,和你老子一樣強!」

一時間,兩人安靜如雞,一前一後的來到了廚房。

為了慶祝小女兒的回歸,同時也要祭奠大女兒,兩人商量好之後,林父拿出年前腌制的臘肉,又出去院子抓了一隻不下蛋的母雞,正當父女二人在廚房裡忙的熱火朝天的時候,被外面的敲門聲打斷了手上的活計。

林父放下手中的活,用水洗了一遍手,然後往院子走去,一開門就看到一個肥頭大耳的中年婦女撇着張嘴站在門外:「我說林同志,看你和你媳婦人模人樣的,生出來的閨女的閨女不可咋地啊!」

這話一出,林父怒了,說他怎麼樣都行,但是連帶着把他閨女和愛妻都說了這不是在虎頭上拔毛嗎?

林父虎着一張臉,怒斥道:「我說李嬸子,你這一大早的是沒有刷牙涑口嗎?還是年紀大了,犯糊塗了?要不要我問隊長借牛車安排你去醫院看看?」

李氏一聽這平時溫溫和和的林絕戶竟然說她有病,脾氣頓時上來了,「你個林絕戶,難怪沒有兒子傳宗接代,還生了個這麼不要臉的女兒,成天追着人家王知青不放,啊?這狐媚子害人不淺啊!害得我家兒子回來的路上捨身相救的,可憐我們家清清白白的兒子哩,被你家這個狐狸精纏上了,這可咋談對象?」

「你這是封建思想,要拉出去遊街,我女兒好着呢,關你屁事,要你在這裡指指點點!」林父被氣的眼紅脖子粗,但是斯文了大半輩子的人,一時間確實不是村裡這些人吵架的對手,氣得他直喘粗氣。

林蕭一聽事情不對,立馬跑了出來,「這位奶奶,請問你一大早的在這裡鬼叫啥呢?」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