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暗凌晨》[至暗凌晨] - 第4章 戰鬥

不過,這是個能摳字眼的任務。

任務說的是擊敗門口守衛,又沒說擊敗守衛隊長。

想明白這一點,樊易天不禁暗嘆自己簡直機智的一批。

又不是人人都有超凡六階。

不過那個護衛隊長他還真想挑戰一下。

超凡六階的對手可難找啊。

樊易天拿出手機制定計劃。

要隱藏身份,所以最好是夜裡,門口的兩個守衛,既然都有守衛隊長了,那應該不止一個守衛,不出意外應該是輪班制。

看來還是得去打探一下。

樊易天收起手機,伸出手攔住一輛的士,打開車門上了車:「去弘毅街與長久路交匯處。」

「好嘞。」

司機簡單的應了一聲,的士啟動,飛快的向著目標地點飛馳而去。

到了地方,擱着街就能看到街那頭的張家大院。

倒是那種偏古式的風格,巨大的木門上面,掛着一個「張」字,大門的門外,兩個守衛筆直的站在原地。

樊易天皺了皺眉。

那兩個守衛,一個超凡五階,一個超凡四階。

難度不小。

得等到天黑,樊易天看了看錶,還得兩個小時。

接下來,在到天黑之前的兩個小時里,一共換了兩波護衛。

樊易天也見到了那個所謂的護衛隊長。

那是一個面容滄桑的中年人,他只是在換班的中途,出來看了看,視察了一圈。

超凡六階嗎……

樊易天眯了眯眼睛,眼中涌動着一股子年輕人所獨有的銳氣。

他想要去挑戰,但是任務當前,如果有機會,自然不惜一戰!

夜幕降臨,樊易天身着一襲黑色緊身衣,在黑夜的映照下難以看清。

他輕輕的呼出一口氣,戴上早就準備好的黑色面具。

「老李,你女兒馬上就要過生日了吧?」

站在門口的兩個守衛無聊的嘮着嗑。

老李嘴角掛着一抹微笑,點點頭道:「確實快了,馬上也要結工資了,我就用這些錢,給她買個禮物吧,上次跟她媽媽一起出去的時候,她看中了一件衣服,一直想買來着。」

「真好啊,想想我家那個臭小子,找了個對象以後就沒咋回過家了。」另一個守衛嘆了口氣:「誒對了,我給姑娘訂了個蛋糕,後天送到你家樓下,記着收啊。」

「老張!你這是幹嘛?跟我你還整這些虛的?」

「滾犢子,誰跟你整,你姑娘不就是我姑娘,買了你就收着就得了,墨跡。」

老張翻了個白眼。

突然,他的餘光捕捉到一抹黑影在旁邊閃過。

速度之快,讓他幾乎看不清楚。

老張臉色驟變:「誰!出來!」

老李一愣,迅速做好戰鬥準備:「人在哪?」

老張也弓起身子,面色凝重:「速度很快,剛剛閃過去了。」

老李皺緊眉頭:「老張,你先去通知隊長,我在這守着。」

老張好歹也有超凡三階的實力,比他這個超凡二階的要強,他都看不清,那對手的實力肯定強於他們兩個!

他好歹還有一身橫煉的本事,抗揍,可以糾纏對手一小會,老張速度快,更適合快速去通知隊長。

「老李!你挺住!」老張一咬牙,捲起一陣風,快速朝着院內衝去。

老李沉下心神,觀察四周,試圖找出那個對手的位置。

突然,他感覺到背後被一個寬厚且溫暖的東西靠住。

老李一驚,快速向右側跳去,然後迅速轉頭,隨即卻是一愣:「老張?你不是去通知隊長了嗎?怎麼回來了?」

老張沒有回答,只是目光死死的盯着一個方向,冷汗從他的臉上絲絲縷縷的淌了下來。

老李皺眉,順着他的視線看去,頓時目光一凜。

一個黑衣人,不知何時站在院內,透過打開的大門,老李感覺到了強烈的危機感!

在深夜來臨,還穿着這一身夜行衣,包括對方渾身澎湃着的那股子戾氣,必是來者不善!

「要走到哪去?」

樊易天把聲音壓的暗啞,看着面前的二人,沉聲笑道:「一個超凡二階,一個超凡三階,在我面前還能有戰鬥的念頭,不錯。」

「多說無益!」

老李沉聲喝道,隨後和老張對視一眼,點了點頭。

「先下手為強!」

二人身影飛馳而出,朝着樊易天的一左一右發起進攻。

然而,面對兩個人氣勢洶洶的攻擊,樊易天只是淡然的笑了笑,隨後雙拳提起,朝着自己的左右兩個方向,霎時轟出!

二人的攻擊和樊易天的攻擊對撞到一起。

二人的身影顯出形來,皆是無法再前進一步。

樊易天輕笑一聲,雙拳一震。

一股勁力從他的雙拳之上,反彈到二人的身上。

老李直接倒飛出去,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