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情緣:神尊也是妻管嚴》[至尊情緣:神尊也是妻管嚴] - 第四章 醉香樓憐兒

洛鳶跟着葵老闆上了那燈火通明的古樓,樓內都是男男女女,摟摟抱抱,有的三五成群,有的兩兩作伴,還有一些男子用一雙晦暗不明或**裸的眼神盯着葵老闆身後的洛鳶。

「葵媽媽,這是新來的小妹嗎?長得真有靈氣。」

「好好照顧客人,不該你知道的事,不要瞎打聽。」

「知道了,媽媽~」

一名花枝招展的女子,笑臉盈盈的打量着洛鳶,心裏不免驚艷,姑娘長得真水靈,真不知道葵媽媽從哪裡騙來的,真可憐。

驚艷過後就是憐憫,但一想到自己何嘗不是一樣,看着洛鳶跟着葵媽媽上了樓,收回了視線。

「喲~葵老闆,這是又得了美人兒了~」

上了三樓,迎面走來一個身材消瘦,長相猥瑣的中年男子,一看就是長期流連花柳之巷的人,身邊擁着一個性感妖艷的女人,手裡也不老實在女子身上作祟,但眼睛卻是色眯眯的看着洛鳶。

洛鳶雖不懂他的眼神,但沒有來的讓她心生厭惡,想出手揍他一頓。

「哎喲,許老闆,你這還挽着我們曲兒呢,這就惦記其他人,她可是會吃醋的。」

葵老闆也在這行經營了這麼多年,男人的一個眼神,她就知道,他們心裏想什麼,不過她可不能讓這麼好的苗子,毀在這麼猥瑣的老頭手裡,那好的商品有了瑕疵,可就抬不起價了,於是趕忙給曲兒遞了一個眼色,讓她帶走許老闆。

「可不是嘛,許老闆你這是有了新人忘舊人,曲兒很是傷心呢,而且這位妹妹,一看就是沒經歷的,哪像我能讓許老闆你滿意而歸呢。」

「哈哈哈,曲兒,你放心,我沒有看上新人,你可是我的心肝,我疼你還來不及,怎麼會拋下你呢。」

許老闆說著還不忘在曲兒身上揩一把油,曲兒低下頭嬌嗔了一下,眼裡一閃而過的厭惡,但抬起頭來時,仍舊是平時迎客的態度。

終於把許老闆打發走,葵老闆鬆了一口氣,沒好氣的催促洛鳶快點跟上,就怕遇到更難纏的客人。

洛鳶跟着葵老闆上了四樓的一間客房,裏面古色古香,房間布置得很有格調,屋中有一種淡淡的香味。

「行了,今後這裡就是你的房間,你只要好好聽葵媽媽我的話,我保證你,你以後吃香喝辣,但要是你不順從,我也有的是法子讓你乖乖就範。」

「這裡不是首飾鋪嗎?我只是來買首飾的。」

「呵,首飾,你只要乖乖聽話,你會有戴不完的首飾,還有不要想着跑,我這樓里,可是有幾十個打手,要不想你的小臉開花,就老實待着吧。」

「那你留我在這裡幹嘛?想要錢?」

「媽媽我,還看不起你的錢,明天你就知道了。」

說完,葵老闆拽着她那肥碩的屁股出去了,隔着門都能聽到她惡狠狠的吩咐看守,洛鳶並沒有驚慌,反而氣定神閑的打量起這間屋子。

剛開始進來時,還覺得不錯,但現在再看,簡直俗不可耐,她不喜歡這種又艷又媚的裝飾,山鳥精感受到外面只有洛鳶一個人的氣息,便從她腰間的荷包鑽了出來。

「你怎麼還往火坑裡跳,趁現在沒人,我們趕緊走吧。」

「不行,以我的法力,走不出這裡。」

「什麼意思?你不會弱得連凡人都打不過吧。」

「不是,這裡有一股很奇怪的法力,像是某種結界,至少以我的法力,是解不開。」

「那你還進來?」

「我也是進來後,才看出來的。」

山鳥精無語的翻了翻白眼,現在好了,它也跟着一起倒霉,自己又不能單獨跑路,它還指望這小花仙幫它求情,讓那仙君解了這禁制呢。

「那你打算怎麼辦?難道就坐以待斃?」

「走一步看一步啰,不過這裡是什麼地方,好熱鬧,我沒想到凡人會這麼開放,我剛剛看到姑娘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