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偏執霸總寵她如命》[重生之偏執霸總寵她如命] - 第1章 我岑小小重生回來了

「萬嬌嬌,我做鬼也不會放過你!!」

漆黑的廠房裡傳來一聲歇斯底里的詛咒,那道聲音沙啞刺耳,像困獸死前的最後聲怒吼,也好似萬惡的女巫留下的誓言……

廠房的深處傳來高跟鞋「嘀嗒嘀嗒」,腳步停止的那一刻,肉體的碰撞聲和悶哼聲回蕩起。

「岑小小,我親愛的姐姐,快看看我為你選的葬身之地,喜歡嗎?

你明天的生日可能沒辦法過了呦!」

女子拿着一張紙巾慢慢的擦手,清秀姣好的臉上抑制不住的暢快和扭曲,嘴裏還哼唱着不知名的小曲兒。

岑小小被固定在鐵板床上,手筋、腳筋已經被齊齊挑斷,舊傷再添新傷血珠不斷滴落。

滿臉的血污,頭髮如同枯草,整個人已經瘦的脫相了,還有陣陣的惡臭味,可唯獨那雙眼睛明亮異常,死死的盯着萬嬌嬌。

想把她撕成碎片!

「萬嬌嬌,為什麼?」

萬嬌嬌的輕笑聲回蕩在廠房裡,一遍一遍的在岑小小的耳朵里好似呢喃。

萬嬌嬌止住了笑聲抹掉眼角溢出來的淚水,「岑小小?你問我為什麼?」

「來,看看京都第一名媛這幅苟延殘喘的樣子!」

萬嬌嬌的笑容逐漸放大,可眼神里的陰翳卻讓人遍體生寒。

捏住岑小小的下巴,剛做好的乳白色美甲狠狠的嵌進肉里,新鮮的血液順着月牙咕咕流出。

「岑小小,你知道嗎?我現在看着你心裏有一種說不出的喜悅!

你不是想知道為什麼嗎?

就是看見你噁心,就是見不得你過的好而已!

有你在,我就永遠只能是私生女,永遠都被人詬病!」

萬嬌嬌純良無害笑着,將匕首高高的舉過頭頂,一陣風聲過後,匕首入肉。

岑小小猩紅的雙眼頻繁眨動,想把近在咫尺惡毒的嘴臉看清刻在骨血之中!無數的眼淚浸滿眼眶,但岑小小倔強的不讓淚水掉出來。

萬嬌嬌瘋狂的笑着,「忘記告訴你了,我懷了你未婚夫的孩子。對了,景安瀾那個礙眼的男人也早就被我大卸八塊了,他死前可是跪在我面前求我放過你的。」

景安瀾三個字聽的岑小小再也控制不住了,無聲哭了出來。

那樣一個高高在上的人,為了她向萬嬌嬌下跪?

呵,一切都是她自己蠢,要是有來生,血債必須血償!!

———

岑小小一骨碌爬起來,目光冰冷神色警惕的打量四周。

胸口沒有冰冷的匕首!

白皙嬌嫩的皮膚!

自己的房間!

發生了什麼?

岑小小把床上的東西一股腦全部丟到了地上,發瘋般尋找手機,手控制不住的顫抖點開!

七月三十號!

她的生日是八月三十一號!

也就是說她回到了死前的一個月!

岑小小眉眼間的陰翳散去大半,高抬頭顱仰天長笑。

手緩緩的覆上自己的臉,整個人跪在床上蜷縮成一團。

房間里靜悄悄的,淚水從指縫溢出………

「萬嫻雅,我的好後媽。我岑小小重生回來了,定將你跟萬嬌嬌碎屍萬段!」

岑小小奮力的剋制住心中那股子難過,快速的收拾好自己,走出了房門。

報仇雪恨就得趁早!

「小小今天怎麼起這麼早呀?快來吃早飯。」

岑小小一雙眸子平靜的掃視一眼飯桌上的人,旋即甜美可愛的笑着,「因為今天做了一個好夢,着急下來跟你們分享呀~」

「好夢?姐姐什麼好夢,跟我說說唄!」萬嬌嬌從岑小小的背後冒出來。

岑小小拳頭瞬間攥緊,連忙垂下眼眸,掩蓋住眼中滾燙的恨意。

幸好反應夠快,不然自己這一身戾氣嚇到她這麼可愛的嬌嬌怎麼辦?

端起萬嫻雅剛剛放到她位置的牛奶,「呀~」

「萬阿姨,我不是故意的把奶弄到你身上的,你沒事吧?」

岑小小端着杯子一動不動,聲音帶着些許的顫抖,眼睛裏也閃着淚花,但臉上卻掛着頑劣

猜你喜歡